豪擲 30 億 支付寶能否「買」來刷臉支付的未來?

豪擲 30 億 支付寶能否「買」來刷臉支付的未來?
▲豪擲 30 億,支付寶能否「買」來刷臉支付的未來?(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豪擲 30 億,支付寶能否「買」來刷臉支付的未來?》,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微信支付很被動

「這下微信(支付)很被動了。」

昨天螞蟻金服的「支付寶開放日IoT專場」活動剛剛結束,一位元到場的服務商便給雷鋒網發來了消息。
活動中,支付寶正式推出了全新的刷臉支付設備——「蜻蜓2.0」,同時宣佈全面開放「蜻蜓」背後的能力與技術,並將在未來三年投入30億元用於刷臉支付技術的升級和推廣。

「這次支付寶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別說我們,微信的人之前也沒有收到風聲。」這位元服務商繼續說道。

那麼這款「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的「蜻蜓2.0」究竟有何特別,一下子讓微信支付陷入了「很被動」的局面呢?

去年12月13日,支付寶在上海舉辦的「新技術和新零售開放日」活動上發佈了一款平民級的刷臉支付產品——「蜻蜓」。這款產品將刷臉支付服務的接入成本降低了80%,並在短短四個月內鋪出了四萬台。「蜻蜓2.0」正是「蜻蜓」的升級版本,相比前代,它主要有三大變化:

一、價格更低。官方售價從「蜻蜓」的2688元降到了1999元,而且前期還有不同程度的優惠,最低價更是只需要1199元。

二、體驗更優。在「蜻蜓2.0」上,用戶已經可以單純靠刷臉完成支付,無需再輸入手機號碼。

三、功能更全。「蜻蜓2.0」首次接入了刷臉即會員的數位化經營能力,未來還能通過螢幕進行精准行銷。

然而,相比這些功能本身,「蜻蜓」開放策略的變化或許更加值得玩味。一直以來,螞蟻金服都是一家軟體服務型企業,幾乎不碰硬體。但在刷臉支付這件事上,螞蟻金服卻親力親為主導了前兩代產品的設計和開發。對此,螞裡奧(螞蟻金服與奧比中光的合資子公司)CPO張兼曾解釋道:「螞蟻金服在刷臉支付領域的佈局最早,當時刷臉支付設備應該是怎樣一種形態大家還不清楚,所以螞蟻金服自己來做是最合適的,等整套模式跑通了,必然也會交出去」。

如今,事實正如張兼所判斷的那樣。支付寶行業支付事業部總經理鐘繇在會上宣佈,「‘蜻蜓’將不再是一款產品的名字,而是支付寶線下刷臉支付技術所承載的產品的共同名字……未來‘蜻蜓’不再是一隻,而是一群。」
「蜻蜓」的開放意味著支付寶的刷臉支付已經完全跑通,在技術層面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當然,作為一項新技術,刷臉支付的推廣需要投入金錢和時間。螞蟻金服宣佈在未來三年投入30億,表明它在心理層面也已經做好了全力出擊的準備。

「蜻蜓2.0」發佈時,台下也坐著微信支付的團隊成員。作為支付寶的老對手,微信在刷臉支付上的佈局要落後一大步。3月19日,微信支付的刷臉設備「青蛙」才剛剛正式上線,而支付寶的「蜻蜓」已經更新到了第二代。

事實上,微信支付團隊對刷臉支付一直持非常審慎的態度。「支付寶投入的人力很多,我們可能還不到他們零頭」,一位微信支付團隊內部人士透露。
如今,隨著支付寶在刷臉支付航道上全速前進,微信支付或許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和調整自己的節奏。

30億能否換一個光明的未來?

支付寶在刷臉支付上的領先優勢毋庸置疑,但這是否意味著它的前方將是一片坦途呢?投入30億重金,又是否能為它換來一個光明的未來?

從用戶角度來講,「蜻蜓2.0」的體驗已經足夠優秀。當使用者需要支付而恰巧手機沒電或手裡提了很多東西時,它確實能夠提供巨大的幫助。

支付寶接下來要做的是打消用戶在心理層面的顧慮,比如一位用戶曾在接受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採訪時表示,自己並不喜歡對著螢幕刷臉,「感覺怪怪的」。更大的阻力則來自於用戶對個人隱私的擔憂。在雷鋒網公眾號一篇關於刷臉支付的文章下的評論區中,許多讀者表示「不想用刷臉支付」「擔心生物特徵資訊被洩露」。

螞蟻金服自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它們在宣傳文章中反復強調,「刷臉支付過程中商家不會獲得或存儲使用者刷臉的照片資訊」。

從商家角度來講,商家是否接受一項技術或產品主要取決於兩點——利益和成本。雖然刷臉支付的成本已經非常平民化,但商家優先考慮還是「它能帶給我什麼」。提升收銀效率、降低人工成本一直是刷臉支付宣傳的賣點,但其實對商家的吸引力有限。商家真正關心的是如何帶來更多的客流和複購,而這也是「蜻蜓2.0」重點提升的地方。

「蜻蜓2.0」首次接入了刷臉即會員等數位化經營能力。使用者付款時只需要在螢幕上進行一個授權動作,商家就能從支付寶獲取其基本資訊,自動將其列為會員。今後使用者的每一次購買資料都可以沉澱在商戶的CRM系統中,説明商戶對其進行精准畫像,並在「蜻蜓」的螢幕上千人千面地推送廣告或者發券。

鐘繇介紹,支付寶在推進業務的過程中發現,商家對做會員和行銷發券、帶動客戶產生複購,有很強烈的訴求。「通過刷臉支付,不僅可以把商家的收銀效率提升20%-50%,還能將會員拉新和會員發券轉化率和領取率提升5-6倍」。

從這個角度來講,「蜻蜓2.0」確實對商傢俱有很強的吸引力。
但如果回歸本質,商家做會員並不只是為了資料,而更多是為了觸達。「蜻蜓2.0」美中不足的地方就在於,它對用戶的觸達僅局限於支付環節。一旦用戶離開門店,它便無能為力了。

相比之下,微信雖然在刷臉支付技術上落後一步,但它在帶動獲客、轉化、複購上的鏈條要更加完整。即使用戶不到店,它也能通過社交廣告、公眾號、企業微信等對其實現「全時全域」的觸達。

所以說,支付寶的優勢並不穩固,關鍵看微信支付能否及時補足技術和產品上的功課。「接下來的幾個月很關鍵」,一位微信支付團隊成員說道。

螞蟻金服的焦慮

如今刷臉支付市場的前景仍舊一片迷霧,這種情況下螞蟻金服投入30億的舉動多少顯得有些激進,這激進背後折射出的是它的焦慮。

2018年12月27日,易觀發佈的《中國協力廠商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8年第3季度》資料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寶和微信在中國協力廠商支付移動支付市場的占比分別為53.71%和38.82%。

從牌面來看,支付寶依舊佔據著絕對優勢地位。但如果和2015年的資料相比,支付寶的市場占比實際下降了約8%,而微信支付的占比增長了約24%。

如今這場戰爭還遠沒到結束的時候,在廣袤的線下市場,雙方依舊有很大的爭奪空間。事實上,支付寶線上下市場的爭奪中已然落後。

1月28日,全球知名市場研究集團益普索發佈了《2018四季度協力廠商移動支付用戶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在調查覆蓋的大部分線下場景中,微信均處於領先地位。

而據一名微信支付團隊成員透露,支付寶線上下市場的份額或許還不到微信支付的一半。

近兩年,支付寶對線下支付的補貼力度一直遠大於微信,似乎也從側面佐證了這一事實。

正因如此,支付寶亟需尋找一種去媒介化的支付方式,來抵禦微信社交優勢的壓制,而刷臉支付正是它心中的答案。

那麼,支付這件事情為何如此重要,值得螞蟻金服押上鉅資去守護呢?
假如我們把阿裡的生態比作一道一道的城牆,包圍著以淘寶、天貓為代表的電商業務,那麼支付就是離阿裡內核最近的一道城牆。它解決的不單單是支付的問題,更是金融服務的上游開端。

海量的支付資料沉澱在螞蟻金服的平臺裡,支撐其為消費者和商家建立了一套信用體系——芝麻信用。而芝麻信用依託大資料、雲計算、機器學習等創新技術可以精確呈現個人和企業的商業信用狀況,進而衍生出一系列的服務。比如為消費者提供租賃、保險、借貸、理財建議等服務。

同時,依託于網商銀行,螞蟻金服還能拓寬商戶投融資管道,為小微企業、個人創業者提供了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務。

3月1日,據網商銀行副行長金曉龍在北京披露,2018年,網商銀行為小微經營者提供了超過1萬億元的資金支援,其中96%發放給了貸款金額100萬以下的小微經營者,「我們希望未來3年內,能讓中國所有的個體戶、路邊攤都貸到款」。

而要實現這一目標,頻次更高的線下支付場景將是它必須攻克的一座堡壘。
所以,鐘繇在「支付寶開放日IoT專場」活動上說得很對,支付不僅僅是支付。「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支付層面小小的技術創新,但往往卻是一個商業變革的開始。」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