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餐飲業務 充分發掘送餐機器人的商業價值

深耕餐飲業務 充分發掘送餐機器人的商業價值
▲深耕餐飲業務(圖/翻攝自雷鋒網,下同)

【原文:《深耕餐飲業務 充分發掘送餐機器人的商業價值》,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身為最早涉足服務機器人行業的人士之一,普渡科技創始人、CEO張濤完整地親歷了服務機器人從寂靜到勃興的曲線。

近年來,服務機器人也開始在不同的場合(酒店、餐廳、KTV)等場合滲透進入人們的生活當中,開始從實驗室向不同的場合投放普及。

在這些不同的應用場合當中,餐廳是最難的一個場合,而普渡最先瞄準的就是餐廳,這種選擇背後到底有什麼技術和商業考量,正式進軍服務機器人兩年有餘,對於如何在一個新興的市場,發掘出商業的價值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話題。

紮根餐飲

歡樂送是普渡科技的第一款產品,屬於低速的配送機器人,配有單線激光雷達、攝像頭、IMU等多傳感器的融合。

歡樂送的主要應用場景是餐廳。儘管餐廳是一個封閉的環境,但是餐廳的不規則性非常高——餐廳與餐廳之間不一致、同一個餐廳內部之間也會存在很多不規則的情況,過道的設計、桌椅的擺放位置等等都會不同,都考驗這機器人定位導航的算法。

此外,餐廳當中巨大的人流量導致動態障礙物特別的特性決定了餐廳是一個高技術門檻的應用場景,但張濤最初瞄準的卻是餐飲這塊市場,他從市場規模和商業規模上進行了相關的分析。

張濤對雷鋒網說:餐飲當中分為堂食和外送兩種就餐方式,無論那一種都蘊含著上千億的市場存量,而在技術上,普渡也有把握進入這個市場。普渡是行業裡第一個用Slam算法來做送餐機器人的公司,無論是在算法和產品形態都做了很多的創新。送餐機器人當中的非人型多托盤設計,也是普渡開創的。

為了更加貼合餐廳當中的使用環境,普渡還研發了送餐機器人的調度系統,這個調度系統主要是為了解決任務調配和多機器人協作之用,在有WiFi 的網絡環境下,機器人之間都能夠進行通訊,最多能夠調度100台機器。張濤說普渡有自己的計算方式——根據過道的長度和高峰期的出餐量,來算需要機器的數量;與此同時,有一些餐廳也採用一些簡化的計算方式,如:平均多少張餐桌就配一台機器人。

經過了兩年的市場耕耘以後,在2018年中旬,普渡與碧桂園達成機器人餐廳合作。據雷鋒網了解,碧桂園將會試水1000家機器人餐廳,而普渡科技作為配送機器人解決提供方案商,將在機器人系統層面進行深度合作,同時,普渡還將全線引入調度系統,解決餐廳中多台機器人在工作中的避障和擁堵路口互鎖等問題。

從一台送餐機器人開始,如今普渡已經紮根進入了餐飲的環境當中,成為其商業規劃當中的一個重要的現金流來源。張濤跟新智駕介紹:除了碧桂園以外,普渡也和京東、海底撈等科技餐飲巨頭達成合作。在2018年期間,歡樂送的出貨量,已經達到了上千台的規模。未來在海外,普渡也將通過靠譜的經銷商,進行一些海外的投放。由於海外的人力成本比較高,因此歡樂送受到了相當一批的海外餐廳青睞。因為歡樂送整個產品的商業邏輯就是投資回報期,大概一台機器的回報期是4-6個月,不到一年即可回本。

拓展外送場景

隨著產品歡樂送在餐飲市場的開拓後,普渡逐漸發展出開拓出新的場景—— 外賣。

在2019年的CES上,普渡也亮相了新品HOLABOT。據普渡向雷鋒網介紹:HOLABOT融合了激光雷達、深度相機以及多個超聲波傳感器,其定位精度可達到厘米級別,能快速感知周圍障礙物,使得HOLABOT擁有更加高效靈活的避障功能,在有障礙物的情況下,HOLABOT最窄可穿過0.6m的過道,快速繞行障礙物,最高速度可達2m/s,大幅提升配送效率。

作為一個針對於外賣市場的產品,HOLABOT著力向最後100米的配送鏈條進行發力。由於HOLABOT著力是末端配送,為了最大限度貼合使用場景,HOLABOT會對動態的障礙運動方向進行預估,併計算得出多條備選路徑,選取最佳路徑并快速通過,保證了配送時的快速安全,據普渡向雷鋒網介紹HOLABOT的應用能夠有效節省40%以上的外賣配送成本。

此外,HOLABOT還有一個突出的亮點就是能夠突破園區梯控、門禁系統的限制,實現機器人自主通過閘機、搭乘電梯等工作流程。

張濤進一步對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解釋:基於梯控模塊的應用,加上普渡自研的跨樓層導航算法,HOLABOT在跨樓層配送中可實現自主操作電梯到達指定樓層,實現3D的全域配送,滿足多樓層場景的配送需求。

事實上,無論是室內送餐機器人還是針對樓宇之間最後100米的配送,都相繼有一些分量十足的玩家在進場較勁。但張濤認為:普渡還有足夠的優勢,一是紮根餐飲的時間比較久、而且也是行業裡第一個用Slam算法來做送餐機器人的公司;二是普渡的算法已經較為成熟,我們也有一些大公司的合作的合作夥伴。

從瞄準送餐機器人,到逐漸開拓外賣等場景的產品,今天普渡已經研發出一套產品體係並且探索出一套穩定的商業模式。接下來普渡要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在一個新興的市場發掘出更多的商機以及在一片巨頭環伺當中,廝殺開來一條血路。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