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儲+調度  YOGO 機器人智慧配送站能否改變外賣配送格局?

倉儲+調度  YOGO 機器人智慧配送站能否改變外賣配送格局?
▲YOGO 機器人智慧配送站能否改變外賣配送格局?(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倉儲+調度,YOGO智能配送站能否改變外賣配送格局?》,作者:王金旺,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雷鋒網消息,1月16日,Yogo Robot發佈了其首款群體機械人智能配送解決方案。

Yogo Robot成立於2015年10月,創始團隊此前曾涉足諸如競賽機械人、掃地機械人、仿生機械人等20多個機械人品類,由於意識到終端配送已經進入降本增效階段,最終押注終端配送行業。

此次發佈的YOGO Station群體機械人智能配送解決方案正是Yogo在終端配送行業中定位樓宇配送場景的一款新品。

智能配送站:從單體到系統

Yogo Robot聯合創始人蔡曉瑋認為,任何科技產品都要經歷模仿、理解和應用三個階段,現在我們仍然處於模仿階段,即弱人工智能階段。

終端配送涵蓋多個環節,針對終端配送現在面臨的痛點,蔡曉瑋認為主要包括以下三點:

  • 物業管理。多人同層電梯效率低,人員流動管理成本高,電瓶車停放管理難;

  • 終端用戶。電話催取體驗差,下樓取物耗時耗力,遞送物品無保障;

  • 物流配送員。等待取貨效率低,用戶投訴不被理解,行業運力有缺口。

Yogo此次發佈的YOGO Station群體機械人智能配送解決方案正是為了解決這樣的行業痛點。

YOGO Station智能配送站箱體配備1個外賣人員錄單口,可以同時攜帶3台配送機械人,最多可以攜帶18件包裹,採用8個獨立控制器、10個獨立傳動系統和28個傳感器,採用立式儲物空間,通過三自由度機械臂精準識別所需配送物品,並通過獨立對接系統下發到相應的配送機械人。部分關鍵參數如下:

  • 錄單口設置1個高清攝像頭,支持人臉識別、刷臉支付;

  • 配備15.6寸高清顯示屏,可播放各種格式的視頻和圖片;

  • 暫存倉設有通風系統,保障食品存儲環境;

  • 配送機械人內倉可自動感應物品,做到防滑、防漏;

  • 配送機械人可以自主呼叫電梯,撥號用戶通知取餐。

配送是一個多環節服務場景,包括錄入、調度、配送、閘機、電梯、通知、取件、反饋等多個環節,YOGO Station智能配送站提出了一個系統性的終端配送方案,該通過雲端、智能存儲分揀櫃、配送機械人和IoT設備的聯合運作,將只在錄入環節需要通過人工實現,同時,解決了樓宇內最後100米的非標準化遞送場景。

另外,據雷鋒網了解,此次發佈的YOGO Station不僅擁有轉存的功能,還加入了調度的能力,從而實現「調度——轉存——出倉」關鍵工作流程。

以最常見的送外賣為例,餓了么π事業部負責人任斐指出,「一個訂單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浪費在等電梯上,如果選擇使用配送機械人代替配送員執行樓宇內的配送,除了可以提高效率,也可以使配送員免於訂單超時的風險。」

Yogo創始人兼CEO趙明向雷鋒網透露,YOGO Station已經在實際環境中測試應用,將會在年底實現批量落地交付,此次發佈的YOGO Station仍主要應用於外賣場景。

配送機械人進入外賣領域的考核

就配送業務發展,任斐將其劃分為三個階段:全人、人+機、全機。2017年10月,餓了么啟用首個樓宇站點;2018年4月,餓了么的機械人配送已經實現商業化運營。至此,餓了么的配送業務開始從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過渡,逐漸進入到「人+機」階段。

在配送機械人進入配送流程實現商用過程中,樓宇配送被認為是配送機械人首要嘗試的應用場景,而在實際測試過程中,需要考慮兩個目標:

  • 效率基線。在樓宇配送場景中,人的成本是多少,配送機械人的成本是多少,從而得出硬件(配送機械人)的陳本目標;

  • 成本基線。在樓宇配送場景中,人的效率是多少,配送機械人的效率是多少,從而得出硬件(配送機械人)的效率目標。

要實現這兩個目標,具體配送機械人在實施過程中,又需要考慮兩個方面:

  • 一方面是效率問題,配送機械人一次能帶多少單,單位時間內可以跑多少次,最終換算成機械人的運力。

  • 另一方面是服務質量的問題,配送機械人是否可以提供和人一樣的服務質量,緊急情況是否可以保證艙體中的餐不會撒漏,不會送錯餐。

任斐表示,「在近兩年,我們進行了大量的嘗試,解決了大部分問題。餓了么已經在2018年4月實現機械人配送商業化運營。」

談到兩家合作,趙明表示,由於餓了么更接近用戶端,在合作過程中,餓了么主要在用戶需求上提供支持,Yogo負責將具體需求在產品中實現。

另外,「現在在外賣配送業務中,機械人成本和人力成本成本已經基本能夠達到平衡。」這也使得配送機械人批量落地於外賣配送場景成為可能。

機械人擠電梯,以為的不可能

站在岸上想象某些事情做不到,其實並沒有那麼難。而且,如果能做到,價值會很高。

談到機械人擠電梯這一問題時,趙明這樣解釋。

除了拋出一個哲學概念外,趙明也從技術和市場兩方面實際講解了機械人擠電梯這一問題。

  • 從技術角度而言,由於加入梯控模塊,機械人會比人更早知道哪部電梯先到;同時通過混合式路徑規劃及高靈敏度(路徑規劃反應速度30次/s)和高定位精度(毫米級),實現在人群中穿行;

  • 從市場角度而言,如果使用機械人在樓宇內配送外賣,中午將不再有人專門下樓取餐,也就不涉及和大流量人群擠電梯的問題。

從趙明向雷鋒網展示的視頻中,雷鋒網確實也看到,Kago機械人在樓宇內配送過程中,確實能夠靈活地在人不是很多的情況下「擠」進電梯。

Gol算法:重場景化的算法

除了此次發佈的YOGO Station以外,此次隨配送站一起展示的為Yogo的Kago 4機械人,為其第五代機械人,談及三年多時間迭代的這五款配送機械人,主要迭代的產品功能,趙明將其總結為以下四點:

第一,懸掛系統,通過懸掛系統的迭代,以適應不同路面,從而運行地更安全、更平穩;

第二,儲物空間,對儲物空間的安全、通風能力等性能的提升;

第三,使用壽命,公共類產品尤其對使用壽命要求更高,通過不斷測試和改良,提升配送機械人的使用壽命;

第四,算法,在不同場景中運行時長越長,收集數據越多,算法也得以不斷通過反饋數據實現優化。

其中,算法是現在深受行業關注的一點,Yogo在這方面與行業其他廠商做法有所不同。

國內大部分機械人用的是x86系統,外加一套ROS,ROS是一套開放的研究機械人的開放平台,好處是你需要的算法都能找到,只需要做集成,不用自己再去造;壞處是其中的定位、識別、路徑規劃、邏輯協作等都是面向科研的,也是科研中的各位學者或教授貢獻的。這使得其在面對實際的複雜應用場景時,整體效果很差,商業落地也就成了問題。因而,基於此前的研發經驗,我們自己做了Gol算法,包括我們的操作系統層MCU的通訊都是自己做的。

配送機械人的這幾年

配送機械人是隨着物流、外賣的興起而產生的一類服務類機械人。

哈工大機械人研究所所長趙傑教授認為,2012年,服務機械人出現諸多類別產品,但並沒有出現很理想的產品。現在市場需要的服務機械人是集需求、技術和模式於一體的產品。

配送機械人的出現,似乎滿足了趙傑教授對服務類機械人提出的三點要求。

2018年雙十一當天,物流包裹突破10億大關,大致相當於全美二十天的物流貨量。而阿里官方表示,10億這個量級在不久的未來將會成為常態。

餓了么在2018年有300萬的騎手,預計2020年將需要1100萬騎手,而隨着國內人口紅利消失,以及人工智能的發展,在配送領域,「機械人」換「人」將可能成為「機械人」彌補「人」不願意做的崗位空缺。

就目前來看,配送機械人領域已有眾多玩家入局,包括餐飲、快遞、樓宇、外賣等行業都已經開始嘗試將配送機械人帶入到實際應用場景中。

無論是商家為營銷引入的網紅機械人,還是為了實際提升工作效率或彌補崗位空缺引入物流機械人,配送機械人擁有更多機會進入行業實際應用中打磨,也就意味着將能夠更快實現成熟落地。

Yogo最初做室內場景點對點配送,隨後將樓宇場景囊括到業務範圍內,也正是基於此次發佈的群體機械人配送解決方案,Yogo更好地實現了樓宇配送。「Yogo希望將整個物流體系對接到整個智能樓宇或智慧城市體系中,提供全場景終端配送解決方案。」

Yogo Station能改變當下外賣配送格局嗎

Yogo此次發佈的智能配送站,解決了快遞配送最後100米的配送難題。據雷鋒網了解,配送機械人是一類在技術需求上低於足式機械人,在場景化功能需求上高於服務類機械人的一類機械人,也因此在近幾年得到了眾多廠商的青睞,這一賽道也湧現出眾多玩家。

從成本和效率上來看,單體智能在配送領域仍顯得「不夠用」,群體智能成為行業內一直在提的概念,此次Yogo發佈的智能配送站,在群體智能的基礎上,又加入類似「蜂巢」的倉儲概念,以及物聯網平台的調度概念。

在市場已有明顯需求,相應配送機械人也已經經過諸多公司各自的幾代產品打磨后,Yogo Station是否能改變外賣配送領域格局呢?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