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起落落之後 區塊鏈商用化的春天在哪裡?

起起落落之後 區塊鏈商用化的春天在哪裡?

▲區塊鏈商用化的春天在哪裡?(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起起落落之後 區塊鏈商用化的春天在哪裡?》,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想必不論過去多年,人們也不會忘記2018年上半年,比特幣一路高歌猛進攀上2w+美元。巔峰之後就是下坡,一二級市場走入漫長的下跌期。

伴隨著十年市場的起落落落,區塊鏈也聲名大噪,吸引了很多原互聯網、金融、工業等傳統行業勢力的加入,對初創“去中心化”的思想形成了衝擊。目前整個行業已經分化成兩個主要陣營——公有鏈向左,許可鏈向右。

前者是去中心化的擁躉,後者強調准入規則和聯盟,在一個封閉圈子互相可以操作和技術資源共享。同時,兩個陣營都面臨著一些共同問題,一是效率、性能、跨鍊等本身的技術問題,二是業務落地時的可治理、可運維以及隱私保護等新訴求。

道路是曲折的,前景是光明的。螞蟻BaaS平台負責人李傑力認為,2019年,我們會看到基於區塊鏈的商業應用在加速落地,企業級的應用會率先發展,通過連接B端的價值,再把價值轉到C端。

做一個“區塊夢”

傳統企業對於區塊鏈會感興趣,是從2015年開始的。2015年下半年到2016上半年,國內大大小小的創業公司、立項研究的大公司都非常熱衷於參加國際聯盟,比如R3、超級賬本,當時還是一個加入都會作為新聞的時期。

2015年經濟學人雜誌給區塊鏈下了個定義——信任的機器,至今都津津樂道。數據同步、信息對稱、資源共享等特質,讓金融行業很早就開始了一個“區塊夢”。從邊緣、非核心業務開始,金融機構及金融科技企業將產品挪到區塊鏈上。一時之間,區塊鏈票據、區塊鏈存證、區塊鏈跨境貿易、區塊鏈溯源項目層出不窮。

另外,技術領先的一派還向全行業開放了區塊鏈BaaS平台,包括螞蟻金服、騰訊雲及微眾銀行、平安壹賬通、度小滿、京東數科等。名稱雖不同,但目的大同小異——讓開發者不用再進行底層基礎工作,可以直接在平台上聚焦自身的需求和業務的邏輯,構建解決方案,降低構建的成本、門檻和周期。

在多則三年、少則一年的嘗試後,行業的探索總體上趨於冷靜,區塊鏈改造後,業務並未發生想像中那麼大的改變,項目帶來的驚喜和期待度在降低,還有不少已經銷聲匿跡。

中科院博士生導師白碩曾指出,“在區塊鏈上,業務邏輯可以實現,但是很多業務邏輯是平移搬家,平移和搬家有沒有必要,要打一個問號……一些項目可圈可點,但有很多很平庸,用區塊鏈也可,不用區塊鏈也可。”

另外,表現不及預期還是關乎項目所處階段。一個區塊鏈項目的落地最多可以分為四個階段:概念驗證POC、技術驗證POT、試點、商業化(一般情況下分成POC、商業化兩大階段)。大部分案例還談不上進入商業化時期,就算有落地的,要么還在冷啟動階段,發佈白皮書披露規劃,而當前鏈上只有自己一家關鍵機構,比如眾安推出的保險通證;要么只是試點,比如港版支付寶推出的區塊鏈跨境支付功能,資金在AlipayHK與Gcash流動,背後資金流其實是從香港渣打銀行走到菲律賓渣打銀行。

更多的案例還是仍處於POC階段。2016年,民生保險曾推進過自動理賠POC項目,但是他們發現並不能落地。2017年他們又做了一個新保險項目。“區塊鏈的概念驗證更多的是對商業模式的構建”,健康險事業部總經理程羽告訴雷鋒網AI金融評論,“所以區塊鏈的概念驗證在做完之後,得到的其實並不是一個可以用來做MVP(最小化可行產品)的樣板,而是基於關鍵假設的一個理想的假設業務場景。想要真正落地的話,還需要對比業務現狀,分析其中關鍵差異。基於關鍵點,才能總結具體的實施方案。”

春天在哪裡?

騰訊云總經理胡利明曾說,就像在互聯網發展早期,除了電子郵件,人們想不到網絡還有什麼花樣,區塊鏈可能也是如此。過去一兩年,偶爾會有“除了比特幣,我沒有看到任何區塊鏈應用”見報。這說明,“區塊鏈+”行業認知與大眾認知之間其實是存在剪刀差的。

一方面因為大部分落地的區塊鏈都是2B類應用。相較而言,2B應用的參與方相比更少,節點少,且認知程度高,有同樣的利益圈子,更容易協調,尤其是政府、頭部企業牽頭的項目落地更快。另一方面,Dapp未能找到特別契合的場景和需求,又或者採用混合架構的MixApp,用戶不是節點,只是進行簡單的信息交互,用戶也很難有所感知。

而這兩種態勢將會在近未來持續發生:B端領先C端, MixApp是區塊鏈應用的主流。

以螞蟻金服為例,2019年的重點也是2B應用,包含著兩條發展路線:一是繼續挖掘2B場景,比如近日發布的區塊鏈供應鏈金融產品“雙鏈通”。金融與生活應用比例,大約是一半一半。二則是對外提供區塊鏈BaaS平台等基礎技術服務或解決方案。

區塊鏈能力輸出,也是部分科技公司、金融機構對外賦能頗有存在感的部分。在螞蟻金服副總裁劉偉光的理解中,區塊鏈在金融科技領域是一個相對獨立的學科,與金融科技開放是不同的範疇。

“因為我們不論做金融科技開放、還是信息化轉型,是銀行內部能力的完整提升,前端、運營端、架構改造都走向數字化,而區塊鍊是一個跨機構,跨組織,跨國家的新型業務形態。金融機構應用區塊鏈更好的場景,是在原來銀行與外部單位合作中人與人、公司和公司接觸環節,存在流程運轉比較困難、無法推動等問題的場景。”比如打通醫院與保險公司之間的數據。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 AI金融評論了解到,金融機構的區塊鏈探索主要從應用層面切入,如果是接入端口來上鍊,並不算太難的事情,“銀行對於雙鏈通的反饋都比較積極”,螞蟻金服稱。而改造底層核心架構、賬戶體係都是更遙遠的事情。

另外,還值得一提的是,區塊鏈無國界,為了搶占高地,技術標準化協議也在成為參與者不容錯過的大事。不過度小滿指出,區塊鏈應用的事實標準和行業原則,還不會那麼快到來,因為整體發展不到階段,強行的立標準並不具備事實的指導意義。當前千百鏈齊發的情況,未來還會剩多少?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