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嬰兒 Q&A!人類首個基因編輯嬰兒計畫 歷史倫理最終會站在哪一邊?

基因編輯嬰兒 Q&A!人類首個基因編輯嬰兒計畫 歷史倫理最終會站在哪一邊?
▲人類首個基因編輯嬰兒計畫,歷史倫理最終會站在哪一邊?。(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人類首個基因編輯嬰兒項目歷史倫理最終會站在哪一邊?》,作者:I/O,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趕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已經於 11 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這是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人民網在報導這一消息時表示,這是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也意味著中國在基因編輯技術用於疾病預防領域實現歷史性突破。

然而,“歷史性突破”也許只是幻覺;這一消息發布不久,就在輿論場引發了關於科學研究倫理的滔天巨浪。

什麼是基因編輯嬰兒?

簡單來說,基因編輯嬰兒,指的是胚胎在受精卵階段經過基因編輯手術之後繼續發育並出生的嬰兒,因而其核心是基因編輯手術。

▲2 分鐘了解基因編輯技術。(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據賀建奎本人介紹,基因編輯手術比起常規試管嬰兒多一個步驟,即在受精卵時期,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導序列,用5 微米、約頭髮二十分之一細的針注射到還處於單細胞的受精卵裡。他的團隊採用“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精確定位並修改基因,也被稱為“基因手術刀”。

CRISPR,英文全稱為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中文為“規律成簇間隔短回文重複”;Cas9(CRISPR Associated Nuclease)是CRISPR 相關的核酸酶。而CRISPR/Cas9 指的是最新出現的一種由RNA 指導的,利用Cas9 核酸酶對靶向基因進行編輯的技術。

其中,CRISPR的發現可以最早回溯到1987年,由日本大阪大學研究院石野良純首次發現,而CRISPR在經歷了多年的探索之後,已經成為一項相對成熟的基因編輯技術,並且已被實際應用於動植物基因編輯並獲得成功 ——就人類而言,這一項技術已經在被用於疾病治療的驗證,並且隨著技術操作範圍(由體細胞轉向胚胎細胞)的擴大,已經引起巨大爭議。

一位名為“Jerry 發呆” 的作者在《為什麼CRISPR 必須拿諾獎?》一文中寫道:

2015 年3 月,5 位學者在Nature 聯名發表文章Don’t edit the human germ line (不要編輯人類生殖細胞),呼籲科研工作者謹慎使用基因編輯工具編輯生殖細胞基因組。然而,一個月後,中山大學黃軍發表文章,報告了使用CRISPR 技術編輯86 個無活性人類胚胎,以期修改能夠導致地中海貧血的HBB 基因。

雖然實驗的結果並不理想,但由於倫理問題該文章在國際上引起了巨大爭議。很多人擔心,如果CRISPR 被用於修改人類胚胎基因組來預防遺傳病,那麼該技術將難以避免的被應用於修改非醫學相關的基因問題。儘管如此,黃軍就還是被Nature 雜誌評選為當年的年度十大科學人物。

由於該文章所引發的巨大爭議,同年美國、英國和中國在華盛頓聯合組織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對人類基因組編輯的安全問題、倫理問題和政府監管進行了討論。但是直到今天,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還沒有一個妥善的結果。

回到這次的事件本身,賀建奎所實施的這次基因手術修改的是CCR5 基因。據了解,CCR5 基因是HIV 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此前資料顯示,在北歐人群裡面有約10% 的人天然存在CCR5 基因缺失,也有說法稱,中國人身上的CCR5 基因變異率可能是世界所有人種中最低的。

上述報導宣稱,擁有這種突變的人,能夠關閉致病力最強的HIV 病毒感染大門,使病毒無法入侵人體細胞,即能天然免疫HIV 病毒。

基因編輯嬰兒所引起的多方質疑和反對

關於“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 的報導發出之後,立刻引起的全社會的關注。隨後引發大量質疑,尤其是倫理問題成為關注焦點。《科技日報》由此提出了四個疑問:

  • 1、CCR5 這個靶點是不是已經公認的會感染HIV?敲除這個靶點有沒有其他潛在威脅?會導致其他疾病?
  • 2、如何能夠證明這對雙胞胎嬰兒能夠天然抵抗愛滋病?因為也不可能現在就讓嬰兒接觸愛滋病傳染,這是有悖倫理道德的。如果這對雙胞胎一生都沒有經歷過可能感染愛滋病的環境或行為,又如何證明她們天然抵抗愛滋病?
  • 3、對試管嬰兒進行基因編輯是否有悖倫理道德,經過什麼部門審批?一個民營醫院就能做這樣的實驗嗎?
  • 4、此前我國有沒有過基因編輯手段用於人體的實驗?

100 多名科學家: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當天下午,來自多所著名大學和研究機構的100 多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對此事件堅決反對,強烈譴責,並表示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

以下是聲明全文:

鑑於近日國內外媒體報導中國“科學家”從事人胚胎基因編輯並已有兩名嬰兒出生的新聞。作為中國普通學者,出於對人類的基本理性和科學原理的尊重,以及對此事件影響中國科學發展的憂慮,我們聲明如下:

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準確性及其帶來的脫靶效應科學界內部爭議很大,在得到大家嚴格進一步檢驗之前直接進行人胚胎改造並試圖產生嬰兒的任何嘗試都存在巨大風險。而科學上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及科學價值,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這些在科學上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的對人類遺傳物質不可逆轉的改造,就不可避免的會混入人類的基因池,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在實施之前要經過科學界和社會各界大眾從各個相關角度進行全面而深刻的討論。確實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來的孩子一段時間內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義和將來繼續執行帶來的對人類群體的潛在風險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與此同時這對於中國科學,尤其是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在全球的聲譽和發展都是巨大的打擊,對中國絕大多數勤勤懇懇科研創新又堅守科學家道德底線的學者們是極為不公平的。

我們呼籲相關監管部門及研究相關單位一定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並對此事件做出全面調查及處理,並及時對公眾公佈後續信息。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對於在現階段不經嚴格倫理和安全性審查,貿然嘗試做可遺傳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的任何嘗試,我們作為生物醫學科研工作者,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南方科技大學: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

此後不久,賀建奎所在的工作單位南方科技大學發表聲明稱,該研究為賀建奎在校外開展,未向學校和所在生物系報告,學校和生物系毫不知情。南方科技大學還表示,賀建奎副教授已經在今年2 月份停薪留職對人體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研究,南科大表示,賀建奎所進行的研究未向校方報備,該校生物系學術委員會認為其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同時,南科大還宣稱稱,將立即聘請權威專家成立獨立委員會對事件進行深入調查,待調查結束後公佈相關信息。

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幹細胞分會:堅決反對

而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幹細胞分會表示,賀建奎課題組的研究屬於個人行為,該研究既違反中國目前的科研管理規則和倫理規範,同時也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幹細胞分會稱,他們堅決反對這一研究,建議涉事單位、各級政府積極進行調查,採取必要手段釐清事實,對於違反法律法規的涉事人員予以嚴肅處理。

專家質疑:敲除CCR5 並不能確保預防愛滋病

另外,關於採用上述基因編輯方式是否能夠解決愛滋病問題,也有專家表示質疑。

據《第一財經》報導,美國波士頓BIDMC 醫學中心博士後王宇歌表示,北京協和醫院內科學系副主任、愛滋病診療中心主任李太生在2014 年發布的AIDS 文章證明,中國愛滋病病毒主要流行的是AE 亞型,佔比為46%,同時發現該毒株X4 嗜性,該毒株需要編輯CXCR4 基因,敲除CCR5 並不能預防愛滋病。

另一方面,據報導,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表示,CRISPR/Cas9 技術本身也被報導有潛在致癌風險,即使編輯掉CCR5 也不能完全保證不感染HIV。

來自政府監管部門的聲明

來自各方面的質疑,也在政府部門受到關注。

11 月26 日,深圳市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發表聲明稱,將“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啟動對該事件涉及倫理問題的調查。

根據我國在2016 年公佈的《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辦法》,明確規定“從事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的醫療衛生機構是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工作的管理責任主體,應當設立倫理委員會,並採取有效措施保障倫理委員會獨立開展倫理審查工作。醫療衛生機構未設立倫理委員會的,不得開展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工作。醫療衛生機構應當在倫理委員會設立之日起3 個月內向本機構的執業登記機關備案,並在醫學研究登記備案信息系統登記”。

該委員會表示,深圳市已經參照該《辦法》對省級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的相關職責要求,建立了“深圳市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並已開展“從事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的醫療衛生機構已設立倫理委員會的備案工作”。根據“醫療衛生機構應當在倫理委員會設立之日起3 個月內向本機構的執業登記機關備案”,經查,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這一機構未按要求進行備案。

11 月26 日晚間,國家衛計委也針對此事進行回應,以下是回應全文:

11 月26 日,有媒體就“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進行報導。我委高度重視,立即要求廣東省衛生健康委認真調查核實,本著對人民健康高度負責和科學原則,依法依規處理,並及時向社會公開結果。

另外,一位監管部門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個事太突然了,科技部生物技術中心或將核實此事,從倫理、技術必要性、公眾擔心度以及可能對中國生物技術發展造成的影響等方面進行評估。

來自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倫理審查

在漫天的輿論關注中,一份名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的資料在網上流傳。

上述資料顯示,該項目正式名稱為CCR5 基因編輯,立項時間為2017 年3 月,其中該院醫學倫理委員會的審批意見為符合倫理規範,並同意展開。落款為七位審批人的簽名,日期為2017 年3 月7 日。

不過,根據其中一位審批人表示:

我們醫院的倫理委員會是2017 年5 月8 日成立,我是其中的一名委員,但是這個《申請書》涉及的會議我沒參加,也沒有簽字,更不知道試管嬰兒跟我們這個科室有什麼關係。

隨後,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官網上的《HIV 免疫基因CCR5 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一份註冊信息顯示,該項目補註冊於2018 年11 月08 日,最近更新於11 月26 日。研究課題的正式科學名稱為“基因編輯人類胚胎CCR5 基因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此前網上流傳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正是該項目的倫理委員會批件。

根據註冊信息,該項目申請人為覃金洲,研究負責人為賀建奎,申請人所在單位為南方科技大學,批准該研究的倫理委員會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委員會,該項目的試驗主辦單位(項目批准或申辦者)為南方科技大學和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

另外,來自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工作人員回復稱,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這一項目並不是在他們醫院進行的,孩子也不是在他們醫院出生的;而其他進展正在進行調查,後續會向社會公佈。

該項目的資金來源問題

另外,據澎湃新聞報導,賀建奎所主導的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項目此前已經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註冊,註冊號為:ChiCTR1800019378,並且該項目的經費或物資來自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下的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

然而,關於基因編輯嬰兒經費來源一事,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也在其官方微信公眾平台進行了連夜回應。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表示,從未立項資助“CCR5 基因編輯”、“HIV 免疫基因CCR5 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等自由探索項目,亦未資助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在該領域的科技計劃項目。

賀建奎回應:願意接受指責,週三公開數據

面對質疑,賀建奎也在11月26日當晚進行了回應,他表示知道自己的工作會有爭議,但是原意接受指責;他還表示,歷史終將站在自己這邊。另外,賀建奎團隊負責媒體事宜的工作人員陳遠林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賀建奎將於本週三在香港會議上公開該項目數據。

賀建奎表示:

對於少數兒童,早期基因手術可能是治愈遺傳性疾病和預防疾病的唯一可行方法。我希望你能同情他們。馬先生家並不想要定制寶寶,他們只想讓孩子能預防疾病並且平平靜靜茁壯成長。

最後我想強調,基因手術目前仍然是一種治療性技術。我認為真正愛孩子的父母是不會通過基因手術去增強胎兒智商、改變頭髮或眼睛的顏色。這都應該被禁止。

我知道我的工作會有些爭議,但我相信這些家庭需要這個技術。為了他們,我願意接受指責。

……

把孩子叫做“定制寶寶”是錯誤的,這對有遺傳疾病的父母來說是一種詆毀,這是在試圖製造恐懼和厭惡的情緒。

孩子並非被設計,而這也不是父母的意願。這些父母攜帶著致命的遺傳疾病——而這通常是兩萬個基因中的一個微小錯誤導致的。如果我們有能力幫助這些父母去保護他們的孩子,我們就不能見死不救。

關於如何幫助這些家庭,我們進行了深入的思考,我們堅信歷史(倫理)終將站在我們這邊(We believe ethics are on our side of history)。

關於該項目中所用胚胎的來源問題

在一切風波的背後,參與項目的受試夫婦究竟是從何處招募而來?

根據南方周末報導,受試夫婦是從國內最大的愛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樺林全國聯盟(以下簡稱白樺林)招募,該平台的負責人名為白樺。在接受南方記者記者採訪時,白樺表示,2017 年3 月左右,賀建奎團隊找到了自己,希望通過白樺林找到男性一方感染HIV 的單陽家庭;而出於對賀建奎作為一個專家的信任,白樺同意幫忙。

2017 年5 月左右開始,白樺通過QQ 群和微信群轉發招募信息。據了解,這一項目是完全免費的,但人選標準有一定的要求——男方HIV 陽性,女方健康,白樺最終篩選了200 個中的50 個受試,並將微信轉發過去;另外,據白樺聽說,進入研究團隊的起初有20 對夫婦,最終逐漸縮小到7 對。

不過,關於最終入選的7 對夫婦的真實身份,白樺完全不知。

另外,賀建奎表示,本次參與試驗的7 對父母拒絕接受采訪,他也不會透露他們的個人信息,也不會透露具體的操作位置;他已經在試驗前和家長們溝通過可能存在的風險。

總結

2018 年3 月14 日,霍金去世;而他的遺作《大問題的簡答》也已經在今年的10 月16 日出版。根據霍金這份遺稿中的預言,未來的基因工程會被應用到人體的基因改造當中,有錢人將來會率先將基因改造技術應用到自己的子女裡,從而創造出更強大的超級人類,超級人類將顯著提高壽命、智力和抵抗力——彷彿危言聳聽,但又似乎近在咫尺。

也許,人類的未來應該建立在一個所有人都必須深信的基本規則之上:科技以人為本,當有所為,有所不為。

延伸閱讀

獨步全球還是罔顧性命?中國基因編輯實驗病患竟達 86 人

影/疾病退散!胚胎基因編輯成功 未出生就能遠離遺傳疾病

影/基因也能 DIY!前 NASA 生化學家動手改造自身 DNA 並將過程實況轉播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