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AI 教父」吳恩達:AI 將改變所有人類工作 下個 AI 寒冬不會到來

專訪「AI 教父」吳恩達:AI  將改變所有人類工作 下個 AI 寒冬不會到來

▲專訪「AI 教父」吳恩達(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專訪「AI 教父」吳恩達:AI 將改變所有人類工作,下次寒冬不會到來》,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人工智能教父」、Google 深度學習研究團隊聯合創始人吳恩達在 The Future of Everything 雜誌的採訪中表示,人工智能寒冬不會到來,不過我們對於人工智能目前發展進程的態度有點過於樂觀。此外,他還指出人工智能將變革各個領域,還有可能消除所有的工種,並對有條件基本收入的未來、技能型教育體系的需求以及 CEO 們對於人工智能所不理解的事情,表達了自己的見解。

雷鋒網 AI 科技評論全文編譯如下。

吳恩達是百度前首席科學家,曾在百度成立了一個 1300 人的部門,開發了中國科技企業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虛擬助理以及其他產品。在此之前,他聯合創立了 Google 的深度學習研究團隊「Google 大腦」。他在神經網絡方面的工作推動了支撐 Android 移動操作系統語音識別的圖像識別系統的開發。此外,吳恩達也是在線教育平台Coursera 的聯合創始人。

2017 年 4 月,42 歲的吳恩達離開百度,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帕洛阿爾托(Palo Alto)創辦了兩家人工智能創業公司:一家公司叫做 deeplearning.ai,是一個在線教育平台;另一家是 Landing AI 公司,致力於人工智能在製造業、農業以及其他行業中的應用。他近期在 The Future of Everything 雜誌的採訪中,談到如何在自動化時代創造一個公平的社會,CEO 們怎樣在無意中誤導公眾對於AI 的認知,以及為什麼這一次新的技術浪潮不是鏡花水月。

人工智能會像電力一樣被「接通」

人工智能已經成為一種類似於互聯網和電力的通用技術,能夠適用於許多行業。現在,我們很難想像不用互聯網來管理大多數公司或政府。未來,我們也將很難想像沒有強大的人工智能技術該如何運行這些事情。

有條件基本收入可以解決失業問題

我對人工智能有著諸多擔憂,其中,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更加重了我的擔憂。我們需要確保能夠以公平合理的方式分配我們(通過人工智能)所創造的財富。對於我來說,倫理不是說要確保機器人不變壞,而是要真正思考我們正在建設一個怎樣的社會,以及要確保這個社會是合理、透明以及公平的。我認為政府也應該在有條件基本收入中發揮作用。矽谷對於無條件基本收入有著很大的熱情,不過我不贊成無條件基本收入——工作應該是很有尊嚴的事情。對於一些失業者來說,我很支持政府給他們提供安全網,以期他們做一些有貢獻的事情,例如學習,這樣他們可以獲得重回勞動力的技能,重新開始交稅——畢竟也正是靠著稅收,我們才得以支撐這一切。

我們需要(借助於僱傭者)改變教育

我們建立了幼兒管到高中的教育體係以及高等教育體系,而這些都是做起來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們需要在當前的體系中加入其它的東西。

我致力於在現在的經濟體中,建立能為人們提供成功所需技能的教育結構。一個就是高等知識變得觸手可及,因而Coursera 和deeplearning.ai 能在其中發揮巨大作用,不過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這些。另外,商業也在教育建設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在這個光明的未來,我想要實現的是,你不再需要去學校上4 年學,然後再為餘生「編碼」,而是成為一位終身學習者;即便當某家公司僱用了你,這家公司現在有更大的義務去支持你去更新最新的技能。隨著數字內容業務的興起,(我們)實際上有能力以最低成本和高效率去更新我們的技能。創建一支真正能夠支持商業和政府的「人才流」需要教育,培養一批對於建立一個良好運轉的民主國家至關重要的高素質選民也需要教育。

自動化將會出現在醫生的辦公室和其他更多場所

在製造業領域中,我們已經在視覺檢測上做了大量工作。例如,我們可以通過編寫軟件來使用攝像頭去檢測電子物品上面是否有划痕,而不再需要很多人(有時候數百人),站在一旁用肉眼來對其進行檢測。

在農業領域,我們正在進行很多工作,來從農場收集數據,從而幫助農民在面臨什麼時候種植莊稼、什麼時候收穫莊稼、選擇種植哪些最適合的莊稼等問題時做出更好的決策,進而幫助他們在做這類決策時,更加系統地使用大數據。

很多人曾探討醫療自動化診斷。雖然現在還有很多監管問題有待解決,但我認為讓AI 助力醫療,打造一個決策支持系統來幫助醫生查看X 光線,將會非常有價值。我認為這件事情即將會實現。

機器人種植員:人工智能將如何改變農業

伴隨著需求的增加和勞動力的減少,農業正在轉向自動化。在這個領域中,我們看到機器人正在讓農場變得更高效。

第二個人工智能寒冬不會到來

我認為,人工智能不會再度經歷一個寒冬(人工智能投資和收益下降的一個時期)。前一個人工智能寒冬之所以到來,是因為人工智能並沒有創造太多的經濟價值,也與一小撮人工智能研究者的成果被誇大有關。

不過在今天來看,人工智能的興起已經有了堅實的基礎,有大量的公司正在通過人工智能來獲取巨大的收入,人工智能已經有了一個清晰的路線圖來創造大量的價值。這是不會消失的。

... 然而我們的時間表太樂觀

我很希望公眾輿論能夠對人工智能能夠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進行修正。這種情況我經歷過很多次:我常聽到某位CEO 在演講台上宣稱,他們公司利用人工智能正在做什麼,然而20 分鐘後,當我和他們公司的工程師交談,這些工程師會說, 「不,我們沒有這樣做,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我認為依舊需要對人工智能可能做到的事情和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有一個判斷,如果這些CEO 們一直無法對此做出判斷,公司很可能向公眾做出一些無法實現的承諾。坦率地講,這種情況在自動駕駛領域並不少見,已經有好多家汽車製造公司(原始設備製造商)的CEO 公開宣布了自動駕駛汽車的路線圖,然而他們自己的工程師卻認為,這是不現實的。我認為CEO 們是真誠的,他們只是不知道人工智能在某個時間範圍內可以做什麼而已。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