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痴」有解?高德地圖攜手 OPPO 推 AR 導航

「路痴」有解?高德地圖攜手 OPPO 推 AR 導航

▲(圖/翻攝自網路)

記者郭岱軒/綜合報導

很多「路癡」就算是看導航還是會迷路,失去方向感。為了要解決這個問題,網路地圖指路工具演進越來越直觀,更應用了所謂的「SLAM」技術。大陸高德地圖聯合手機 OPPO 推出了應用 SLAM 技術的 AR 步行導航。把 AR 技術與導航功能結合,通過手機的相機即可看到全景路線和終點位置,方便用戶辨別方向。在導航過程中,用戶不需要反覆查找地圖路線資訊,只需結合語音導航、真實街景,按照箭頭或卡通人物的指示就可以找到方向,順利抵達目的地。

過去使用傳統 2D 導航產品,用戶需不斷觀察現實世界,同時與手機上的 2D 地圖做比對,然後辨別自己該前進的方向。有不少人會覺得,在陌生環境下使用 2D 導航工具時,由於對路況不熟悉,這種「圖路對應」會分散使用者大量精力,若是開車族,還會增加交通事故出現的機率。

▲(圖/翻攝自網路)

AR 步行導航試圖解決上述問題。它將地圖、手機攝像頭與 AR 技術深度結合,攝像頭會將真實世界中的一切呈現在手機屏幕上,同時卡通人物、指示箭頭等虛擬模型會疊加在現有圖像上,這個虛擬模型可為行人指引方向。在指引過程中,用戶只須看著螢幕就可以抵達目的地,不需要費盡心思「看懂」 2D 地圖上的資訊。

「對行人而言, AR 導航確實提供一定幫助,但在跟踪精確度和用戶體驗上依舊存在問題。」北京理工大學光電信息技術與顏色工程研究所研究員翁冬冬解釋,傳統二維 GPS 導航對定位、方向的精度要求比較低,即便存在幾米的誤差,也不會對導航有太大的影響。但 AR 導航對精確度的要求非常嚴格,方向要精確到零點幾度。這意味著,只要出現零點幾度的誤差,使用 AR 導航的用戶就會感覺指路標識在屏幕上「飄移」,影響指示的準確性。

此外, AR 導航需要對環境進行及時監測,手機要隨著行進不停移動。但如果手機頻繁晃動,圖像的畫面就會變化得很快,容易導致跟踪失敗,AR 導航的體驗感就不會那麼好。翁冬冬坦言:「相比幾年前,如今的 AR 導航雖已有很大進步,但用戶就是考官,你從 10 分考到 59 分,對考官來說還是不及格,儘管這個提升的過程需要付出極大努力。」

翁冬冬認為,手機 AR 導航並不符合用戶的使用習慣。「即使現在手機 AR 導航能做到非常精確,使用方式也只是用戶拿出來看一眼然後繼續走路。一直舉著手機看,很多人會覺得沒太大必要。」翁認為, AR 步行導航的概念沒有錯,只是現在的產品尚處於早期探索階段,距離成熟的產品形態還有一段距離。「目前該類 AR 導航更多是嘗試性的過渡產品,讓大家找找感覺。企業藉此收集一些用戶體驗作為反饋信息,測試一些新的想法。」

AR 導航體驗品質仍有待加強的原因,翁冬冬認為問題出在硬體上。在他看來,在智能眼鏡上做 AR 導航比在手機上來得更實際,但短時間內眼鏡還難以做到大規模普及。除了手機,可以搭載 AR 技術的硬體還有固定式 AR 設備(虛擬試衣鏡)、頭戴式顯示器、智能眼鏡等硬體設備。但目前與年銷量動輒上億的手機,這些 AR 硬體的市場依舊顯得太小眾。

▲(圖/翻攝自網路)

市場空間難以打開的首要原因就是價格。法國市場研究公司 Yole D veloppement 的技術與市場分析師曾表示, AR 技術雖然前景廣闊但也存在局限,它的推廣成本很高,尤其體現在售價上。例如, Microsoft HoloLens 是微軟於 2015 年發布的一款頭戴顯示器,業內對其評價不錯,但其高達 30000 元的售價讓人望而卻步。

AR 普及的另一個門檻體現在技術上。「目前,市場上尚沒有體驗感特別好的 AR 設備。」翁冬冬說。以大受歡迎的 AR 遊戲《 Pokemon Go 》為例, AR 創業公司靈犀微光 CEO 鄭昱表示,真正的 AR 遊戲體驗應該不需要藉助手機,而是直接在這個桌子上就能看到真實的皮卡丘。「這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如果我們還要藉助手機這個中間媒介的話, AR 效果就會大打折扣。」鄭昱坦言,目前還沒有一款能呈現這一效果的 AR 設備。

翁冬冬強調,硬體發展離不開工藝的進步,而工藝進步與基礎研究密不可分。不過,在硬體蓄能的時候,軟體可以先發展。「不論使用何種硬體設備, AR 導航的軟體技術是相通的,比如 GPS 、 SLAM 、電腦識別、後台運算、大數據等。在硬體沒有準備好之前,可以先解決軟體問題。」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