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玩的不只是機器人是熱情!黃博弘談機器人產業未來與台灣 STEM 教育現況

即時/玩的不只是機器人是熱情!黃博弘談機器人產業未來與台灣 STEM 教育現況

▲無限睿智機器人公司董事長黃博弘。(圖/郭岱軒攝)

記者郭岱軒/台北報導

黃博弘投身台灣電玩與電競產業逾廿年,現任無限睿智機器人公司董事長。他分享這兩年投入台灣機器人教育、格鬥機器人比賽,及 STEM 教育、機器人教育推廣的心得。從歷史切入,「 Robot 」這個名詞的問世,可以追溯至 98 年之前,捷克劇作中出現的「羅薩姆的萬能機器人」,當時使用的就是捷克語的「robota」,有苦力、奴隸的意思,巧的是,當時劇情演的就是機器人帶頭起義,反抗人類造成人類滅亡,這跟當今許多對人工智慧發展抱持憂心態度者的想法不謀而合。

▲ 無限睿智機器人公司董事長黃博弘談機器人產業、機器人教育。(圖/郭岱軒攝)

黃博弘表示,以台灣最有名的企業台積電為例,一年的營業額大概 400 億美金,但看到最新的統計數據,機器人產業的產值,到了 2020 年,將倍增至 1880 億美元。需求面來看,為什麼人類社會對於機器人產生了需求。人口結構是主因之一,老齡化以及少子化,造成了勞動人口結構的不平衡,勞動力減少下,甚至連照護長者也都需要有勞力支援,因此機器人是分攤勞務的選項之一。

另外所謂「 3D 」工作其實是不宜由人來執行的:包括骯髒的( dirty )、艱難的( difficult )以及危險性高的( dangerous ),由機器來代勞更具「人性」。勞工意識抬頭也造成了企業的人事費用高漲,還有對生產產品的精密度品質的要求,也讓「人工」作業的難度越來越高,智慧製造才能夠讓品質一致,更方便管理。

無限睿智機器人公司,生產教育用的格鬥機器人超級安東尼,事實上「機器人」的定義,並非一定要「人形」。黃博弘認為,「機器」加上「人工智慧」,就可以稱做是「機器人」,按照功能來區分,如功能型的機器人包括:生產機器人、「機械手臂」、掃地機器人,還有軍事應用的機器人,如偵察機器人。

▲ 從玩機器人、學機器人到設計機器人。(圖/郭岱軒攝)

黃博弘談到台灣機器人教育的現狀,大多採用套件式,偏重軟體,不太去看所謂機器人的機構、組成。但透過超級安東尼的組裝、程式編成以及相關理論的教授,就可能讓學員了解機器人的基本結構。機器人跟電腦類似,有三大單元:輸入設備、運算設備、輸出設備。可細分為七大系統:結構、人機溝通系統、感知系統、控制系統、驅動系統、通訊與電力。

按照人工智慧的高低,以及成本的高低,低階的如玩具、教育及掃地機器人,需要較高人工智慧工業生產用機器人、醫療軍事救難用機器人,一直到家用、商用機器人。黃博弘表示,如果機器人是需要在人生活環境中執行任務,雙足人形機器人是最為適合的,無論是要進行商業、服務業或長照的服務。

為了推廣機器人教育,黃博弘從過去家長帶小孩學才藝的經驗來看,傳統家長小時候或是專長領域是什麼,通常就會讓孩子學習相關的才藝,如鋼琴、小提琴,這當中也有家長小時候沒學到,硬逼孩子完成自己的夢想的也有。但黃博弘認為「讓小朋友看了就想學」是最重要的,要讓孩子一看就覺得好玩。進而從玩機器人,進入到「學」、「設計」機器人的世界。

▲ Sunday Cup 機器人假日格鬥賽現況。(圖/郭岱軒攝)

現在的家長逐漸認知到 STEM 教育的重要,也願意讓小朋友接觸機器人教育,未來的學習現場,「寫程式」已經跟「會講英文」是一樣的!小朋友從動漫、電影當中看到機器人會格鬥,激發了濃厚的學習動機,如果自己設計組裝機器人,並且寫程式自創動作來對打,這是「宇宙中最好玩的事情」,能夠從好玩的事情當中去學習機器人領域的知識,學習的效果就更能發揮。

無限睿智機器人公司提供學員學習組裝機器人,包含了有機電整合、機器人機構組成與動作編成等一整套系統知識,讓學員可以了解雙足機器人原理、伺服馬達等,最後能夠自己把機器人的結構做出來,從中學到的體驗與原理,在未來學習的領域,更能夠延伸銜接到人工智慧,甚至是各種生活應用服務。

▲大台北繁星 100 機器人菁英培育計畫上課情形。(圖/郭岱軒攝)

黃博弘也推薦對於人工智慧或是 STEM 教育、機器人領域知識有興趣的人,可以加入《智慧機器人網》粉絲專頁與新聞網,有這些領域最新的趨勢與資訊。不需要任何基礎,也可以挑戰機器人菁英班課程,密集 16 個小時的訓練,「把你教到會」,就像打通了進入機器人教育領域的任督二脈,收穫滿滿。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