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助理 Chatbot 潮流!下一代手機少了 AI 人工智慧只能是「功能機」

語音助理 Chatbot 潮流!下一代手機少了 AI 人工智慧只能是「功能機」

▲竹間智能 CEO 簡仁賢不只想研發只能對話的聊天機器人。(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情感計算是不是手機差異化的下一個突破口?前微軟亞洲工程院副院長為何創業做 EMOTIBOT 》,作者:吳德新,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Chatbot 的潮流

構建 Chatbot 有兩個關鍵的基本要素:語料和演算法。在中國,像微信這樣龐大活躍的社交網絡,以及深度神經網絡加速了演算法,提供 Chatbot 共同的土壤。這兩年,以微軟小冰為代表, Chatbot 像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在 2015 年 9 月以前,簡仁賢是微軟亞洲工程院的副院長,他主管的產品裡包含小冰和小娜兩個人工智能助理/伴侶,他的團隊引領了這一波 Chatbot 的潮流。而 2015 年 9 月以後,簡仁賢離職創辦竹間智能科技,主攻情感計算。此前,中國並沒有人專門做中文語音情感計算。

▲(圖/翻攝自雷鋒網)

甫創立一年多,竹間智能就有了逾百人規模,虛擬情感機器人「小影」上線,並在 2016 年 11 月初與卓易科技發布了融合 AI 和 Andorid 的手機操作系統 Freeme OS 7.0。

簡仁賢總結目前市面上已有的 Chatbot 存有 3 類問題:

1. 只會閒聊;

2. 只能對指令和關鍵詞做出回應;

3. 只懂垂直領域的知識,多用來做 FAQ。

竹間智能想做的事,也可以概括成 3 點:

1. 打造一個具有記憶、能理解上下文、識別用戶情感和意圖的聊天機器人;

2. 通過數據積累、情感和意圖理解,在 Android 操作系統內連接和提供場景化服務;

3. 與各個垂直領域的大公司合作,整合垂直領域知識,調校算法,形成服務各個行業的通用 AI。

從這個角度來看,小影機器人和 Freeme OS 7.0 都是他們的階段性產品。

▲(圖/翻攝自雷鋒網)

下一代手機,如果沒有人工智能,就只能算「功能機」

大約兩年以前,簡仁賢與卓易科技創始人與總裁楊虎認識。卓易科技在 2007 年憑藉手機主板設計起家,今天的業務覆蓋手機操作系統、應用市場、雲端服務、手機和 IoT 的硬體設計。 iOS 過於封閉,簡仁賢認為 Android + Chatbot 才是未來。

在這之前, Siri 、 Google Now 等個人語音助手都未能成功。簡仁賢認為大部分 Chatbot 都是單輪對話的設計,多輪對話需要記憶,需要對上下文的理解。竹間智能隨後還與 MIT Media Lab 和 MIT CSAIL 建立合作,兩邊共同來打磨情感計算的數據和演算法。對聊天機器人來說,對用戶情緒的感知能力是對話能進行下去的基礎,也是能持續積累數據的基礎。

竹間智能的另一個合作夥伴卓易科技旗下的 Freeme OS 通過它在全球的 300 多個合作手機廠商擁有超過 1 億的用戶,據官方的描述目前這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 OS 。這也是簡仁賢打造 Chatbot 的第二個關鍵點。超過 1 億的用戶是一個數據寶庫。

在 Freeme OS 7.0 中,小影機器人像 Google Assistant 一樣內置於操作系統中,並且與多個系統 APP 打通。竹間智能官方告訴我們,他們已接入了包括「滴滴出行」在內的 28 個主流應用。在 Freeme OS 7.0 中,簡仁賢認為最重要的是數據的積累,而最難的部分在於交互的設計。在前期積累用戶的互動數據以後,基於用戶畫像,推薦和場景化的服務都能很快上線。而怎樣讓用戶接受與手機對話式的交互,讓界面更順暢,更容易使用,是他們整合中的難點。

▲四大技能核心矩陣(圖/翻攝自網路)

AI 不是大公司的專利

簡仁賢認為,在 AI 的應用中,一些好的技術更容易被創業公司發現。大企業做 AI 必須為主營產品服務,比如軟件公司做AI是為了賣出更多軟件,搜索公司做AI是為了提升搜索廣告,而從用戶體驗出發、向普通用戶提供服務的AI不能敏捷地落地。其次,創業公司提供了一個中立開放的平台

竹間啟動融資計劃,新資金主要用於業務拓展、技術開發和人才招募上。簡仁賢表示,在遊戲、電商、金融、教育、媒體等垂直領域,他們都各自有進行中的合作夥伴,在內部稱為深度合作的 VIP 客戶。這些客戶平均下來都有兩億以上的註冊用戶,以網路公司為主。對於早期的 AI 來說,服務通用領域和垂直領域的差異,在於垂直領域內的數據積累和算法調校,簡仁賢認為這個過程必須很快完成,因為很多 AI 的底層技術都是通用的,比如文本分析、對話理解,而垂直領域的數據壁壘很快也會被追平。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