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術時代的兩大變化與資產管理業四大挑戰

新技術時代的兩大變化與資產管理業四大挑戰

▲新的技術時代帶來的最根本的變化是:價值創造的方程式發生了變化,第二個就是「價值交換」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圖/翻攝自網路)

【原文:《肖風:新技術時代的兩大變化與資產管理業四大挑戰》,作者: AI 金融評論,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中國近日召開「國際金融科技峰會」,中國基金業協會金融科技專業委員會主席肖風分享「技術改變資管行業」的最新思考與體悟。他指出,「新的技術時代帶來的最根本的變化是價值創造的方程式發生了變化。」在工業革命時代,價值創造的方程式是物質和能量之間的轉換;在資訊社會,價值創造的方程式變成了能量與資訊間的轉換。第二個就是「價值交換」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區塊鏈或者說價值網路,它解決的是在網路上、在虛擬世界裡,在數位經濟體裡如何高效的、低成本的進行價值交換。

「價值交換一直都存在,人和人最基本的關係就是經濟交易關係。交易需要一個龐大的信任中介。而在數位世界裡面,需要有另外一種價值交換的方式,就是演算法規則。由電腦程序來約定,電腦程序一旦設立之後,人不可能去更改它,也不可能阻止它繼續發生下去,這就是所謂區塊鏈的智慧合約。智慧合約就是一旦雙方認可這樣一個智慧合約之後,人工無法干預,不可撤銷,不可更改,價值越來越變成了代碼化,不管是價值創造的方式和價值交換的方式,在數位經濟世界都發生了很大很大的變化。」

新經濟 新規則

這些價值創造交換的模式,帶來的新經濟裡面新的規則:

數據定義一切

就我們每個人來說,肖風站在這兒,在你們的眼睛裡面實際上對我有一個定義,但是這個定義是現實世界,物理世界裡面你們給我的定義。而在數位世界裡面,有個數位化的我,比如說我的基因、密碼,從另外一個數位化的角度,重新定義了肖風,包括我的遺傳基因,身體狀況,運動喜好,心跳頻率,諸如此類有非常多的數據定義一個數位化的人。

算法驅動世界

當數據定義一切之後,怎麼樣將數據有效的組織起來、運轉起來,並且在數據當中得到有用的結果?唯一能夠達成這些目的就是「演算法」。依靠 AI 的演算法,密碼學的算法,你才能把數據組織起來,把價值挖掘出來。

網絡效應

網絡效應使得價值的增長由「加法」變成了「乘法」,如何理解網絡效應?最簡單的一個就是電話網絡,建好一個電話網絡,如果只有一個人擁有手機,那麼這個網絡的價值是零,如果兩個人擁有手機,你會產生兩對通訊模式,如果四個人擁有手機,是有四個通行模式嗎?不是, 是 16 對,這就是網絡效應。

摩爾定律

每 18 個月電子設備的硬體性能會提升一倍,價格會下降一半。它定義了我們在一個數位化的世界裡面,技術發展的增長從「線性增長」變成「指數級」的增長。

零邊際成本

在數位世界裡面大家強調「開源」,你不再需要以公司這種方式進行商業活動,那麼組織結構就發生變化了,變得越來越輕。因為零邊際成本,所以企業的商業邊界可以無限大,因為服務一個人和服務一百萬人和服務一億人邊際成本都是零。

資產層面的挑戰

這些新的技術帶來的影響,首先在資產層面。傳統資產是股票、債券等,傳統另類資產是衍生品等,這幾年正在興起的「比特幣」則屬於數位另類資產。

以前在網路時代,數據是資產,遺留在網路上的數據,網路公司可以變現,但是這個資產不可能從網路上分離出來,因為不能被分離,所以它不可能開放給獨立的資產管理公司進行獨立的投資,不能證券化。但是在區塊鏈技術的幫助下,網路上的這些數據資產,可以單獨分離出去,仍然可以變現,而且它能變成一個投資工具讓我們進行投資。

到目前為止,對區塊鏈上加密數據的投資,已經納入到私人銀行客戶、家族辦公室、各類捐贈基金以及去年在美國成立,超過兩百多支另類對沖基金的資產組合裡面去了。

把資產數位化之後帶來的威力非常巨大。至少從兩個方面影響著我們。我在美國了解到,美國高中生現在去考取駕照的人數下降了 34% ,另外一個消息是福特汽車已經決定關閉它在北美三座自用車的生產工廠,這兩個消息放在一塊,讓我想到了數位化生存所對我們現實的物質型的資產,帶來的巨大影響。為什麼那麼多高中生不再去考駕照?因為他們不再兜風,他們在網路上「沖浪」,他們的生存方式越來越數位化。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當 5G 網絡出來以後, VR 技術可以讓 10 億甚至 70 億人,觀看世界盃足球賽,只要戴著 VR 眼鏡坐在自己家客廳,就能獲得在足球比賽現場最佳觀賞位置的觀影效果,而且你還可以選擇跟誰坐在一塊,甚至可以選擇,你是從主教練的角度去看比賽,還是守門員的角度去看比賽。世界盃是一個「知識產權」,在數位技術的加持之下,它的市場會放大十倍、二十倍。

投資方法的挑戰

在投資方法方面也給我們帶來很多影響,區塊鏈用數學方法重新建立一種新的信任關係的時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中介,中介取消後,公司的治理模式就發生了很大變化,如果你看所有的運用比較成功的公有區塊鏈,沒有股東、員工變成了一個自組織,但是這個自組織運行九年時間都非常成功。

當我們考察一個資產的價值的時候,我們可能要建立新的座標,因為它如果沒有股權,沒有治理架構,完全變成一個去中心化的自組織的時候,我們如何評估它的治理機制問題?因為治理機制決定了對它的估值,是很重要的方面。

再有一個,它可能不再是股權的方式,可能是某種數位化資產的憑證,再比如說巴菲特說的區塊鏈的護城河,在區塊鏈的技術上已經沒有護城河一說了,現在可以完全的開源,這些都是用非營利基金會的方式來做的,它甚至沒有營業收入,但作為一類數位資產它確實有價值,所以我們要建立一些新的投資方法。

我們知道耶魯大學基金會,在過去幾十年有一個超額的回報,可以解釋為它對另類資產成功的配置。我認為未來十年、二十年,新的超額收益的來源已經不是傳統的另類資產,可能是數位化的另類資產。我們資產管理者要從這個角度去看。這是投資方法的挑戰。

客戶變化的挑戰

客戶也在變化, 90 後不再去考駕照了,他們對物質型資產的需求在下降,他們對於數位型的內容、數位型資產的需求在上升,這必將改變我們服務客戶的方式。

90 後馬上就要成為我們的中堅客戶了,我們真的了解他們嗎?前幾天,我去美國之前一個星期,有一位非常著名的華人跑來找我,拿了他兒子的一份商業計劃書,他兒子今年芝加哥大學畢業,不想在華爾街工作,只想做區塊鏈,他問我這個靠譜嗎?我說你是第七個父親來問我兒子做區塊鏈行不行?其他的兒子來自史丹佛大學、MIT、柏克萊,你是來自芝加哥,我就反問他:你認為是那七個孩子都不靠譜,還是你不靠譜?

關於未來我們只能相信 90 後,我們不能相信我們自己,我們不決定未來, 90 後決定未來, 90 後喜歡什麼未來就是什麼!

有人在巴菲特年會上問他,怎麼看比特幣?巴菲特說比特幣是老鼠藥,你不應該向 90 歲的人去問未來是什麼樣的,你應該向 90 後的人去問未來。

所有的矽谷大佬成功之後,一般做兩個事情,一個是探索宇宙,一個是投資生物科技裡,延長人的壽命這方面的技術。如果人的壽命延長二十年,生命週期變化了,投資行為、儲蓄行為、消費行為會帶來很大的變化,對這些客戶的變化都要做好準備。

機構角色的挑戰

機構角色也帶來了挑戰, AI 賦能給我們每個客戶,我們的客戶具備或者即將具備越來越專業的資產管理方面的能力,我們的能力要不要提升?如果我們的能力不能藉助於新的技術實現更大的提升,我們的客戶可能就要拋棄我們。我們試問現在,包括我自己所在的資產管理公司,我們數字化能力的建設,我們新技術的採用,我們為未來五年、十年準備好了嗎?這是一個問號。

一個多星期前,大疆無人機在融資,這輪融資是一個很典型的案例,我們看到權力在轉移,權力在向技術擁有方、數據擁有方轉移。大疆無人機的融資融了十億美元,它要求所有的投資機構,如果要報名的話要先繳納十萬美元的保證金,如果中標能夠參與融資,你需要按照 1 比 1.6 的比例,向大疆提供無息貸款,在這樣的條件下居然有一百多個機構報名,最後所有低於一億美元的機構統統被掃地出門。

我這次從矽谷到紐約一個最大的體會就是兩邊已經差別特別大,華爾街自說自話講自己的事情,矽谷不僅僅在技術上領先全球,而且他們在革金融機構的命,他們在革華爾街的命,他們並不關注華爾街和金融中介,但是兩邊的差距真的特別大,大到他們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