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馬雲: AI 沒有專家、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

【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馬雲: AI 沒有專家、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

馬雲:人工智能沒有專家、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馬雲:人工智能沒有專家、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 世界智能大會》,作者:李詩,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5月16日,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在天津盛大開幕,這場由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科學技術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和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大會,無疑是一場思想盛宴。

海內外政企學界人士都進行了精彩的分享,而由於不少人反饋說第一屆世界智能大會少了對話交流環節,此次大會特意在大會下午的主論壇「前沿:智能科技與產業創新」安排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和中國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書記懷進鵬,進行一對一對話,圍繞智能科技和產業的未來、人才培養、人工智能倫理、區塊鍊等問題進行了深入交流。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和中國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書記懷進鵬,進行一對一對話。(圖/翻攝自雷鋒網)

本次大會上,馬雲拋出不少精彩言論,如:未來五個新領域將會發生重大變化、人工智慧時代需要勇於嘗試錯誤、未來人才培養的主戰場在企業而非高等學校、人工智慧帶來失業只因你沒有準備、中國大陸不應該向美國看齊,應該向「未來」看齊、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泡沫。《雷鋒網》將對話整理呈現如下:

張玉卓(主持人):最近懷書記和馬雲主席來天津次數比較多,我就想先請教一個問題,您感覺近一年來,天津有什麼變化沒有?

馬雲:天津的變化挺大的,天津城市越來越乾淨,越來越現代化了。城市變革如果人的思想沒有變革,最後還是會變回去的。最重要的是看到天津各級政府、企業、市民的觀念都發生了變化。過去天津是老工業基地,如今在辦智能大會,是思想、行動、服務意識的變化,在爭取引領未來。天津原來國企為主,今後天津將會發展民營企業,發展各種創新型企業,這些東西都是很令人鼓舞的。

論題一:智能科技的未來

張玉卓:智能科技產業現在如火如荼,發展得非常好,從智能科技產業的技術前沿和產業方向上想請教一下兩位。

懷進鵬:應玉卓邀請,非常艱難和馬雲坐在一起。我剛才開會之前我還講,和馬雲對話是一種折磨,我做好輔助性的工作。

關於這個提問,我覺得我們的社會在處在特別重要的轉型時期,我們剛剛經歷了摩爾定律下的集成電路發展、麥特勒夫定律下的互聯網,而就在短時間內,我們的生活又被人工智能改變了。在這樣一個時代,新的思考和新的焦慮同行,中國在這個轉型期面臨的重大機遇是觀念的重大創新。正像總書記講,世界經濟加速向以網絡信息技術產業為主要內容的經濟活動轉變,馬雲也提到天津的思想觀念的變化。轉型時代,科技無處不在,實際上最重要的,我們面對未來不確定的時候,我們去要思考如何在這樣的一個社會當中贏在轉折點,贏在一會兒馬雲會講的一些事情上。

馬雲:在智能科技發展方向上,我覺得主要是兩個方向:技術和產業。首先是技術層面。我認為「智能」兩個字取得好,人有智慧,動物有本能,但是機器只有智能。我們現在正從知識時代走向智慧時代,智慧時代就是體驗時代。機器再厲害也不可能取代人類,機器只有 chip(晶片),而人類有 heart ,在過去 200 年間,人類對世界越來越了解,而在未來 200 年裡,人類將會越來越了解自身。智慧時代不是知識時代的延伸,而是不同的思考。

我們現在還是智慧時代的前夜,在未來 5至10 年,世界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現在的人工智慧、 IOT 還處在幼兒園階段,未來的變革之大超過我們的想像力。我兩年前提到的「五個新」:新零售、新製造、新金融、新能源、新技術,未來五年在產業和技術層面,都會發生突飛猛進的變化。新製造是 IOT 時代的開始,晶片、操作系統、數據、人工智慧是繞不開的核心技術,是人類到達下一個時代的獨木橋。未來 IOT 時代的晶片和行動時代的晶片有很大的差異,在智能時代到來時,很多技術會有不同點。

從產業角度來講,以醫療舉例,人類追逐的兩大目標是健康和快樂,智能時代將變革健康產業,消滅很多疾病。但是活得久不代表活的快樂,未來機器具備智能後,能夠改變服務業和製造業,將人類從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在這個領域,隨著機器工業化,人的工作時間會大大縮短。服務業和製造業會發展起來,但製造業不會解決就業問題,大部分的製造業將會被人工智能、機器人所取代。所以,我自己覺得從產業的角度來講,將恢復到機器做機器的事情、人類做人類的事情。

論題二:智能時代人才培養

張玉卓:智能時代的變革需要人才,所以兩位嘉賓第二個討論的話題是人才,我們國家的人才處於什麼樣的水平,日後如何培養AI人才。

馬雲:先說一個壞消息,中國極端缺乏 AI 與大數據人才。好消息是:全世界也沒多少 AI 人才。現在如果誰告訴我他是人工智能專家,我覺得基本上是瞎說。對未來而言,沒有專家,我們很多的專家都是昨天的專家,未來要靠大家的想像力。但是人工智能時代一定要到來,我們今天必須為這個做好準備,有先驅者,有嘗試者、有試錯者、有努力者、有奮鬥者。今天中國好處是在於大家都沒有人才的情況下,今天只有學者的思考,今天只有初步的嘗試者,並沒有專家,並沒有這樣的人才。

那年我在貴州,貴州發展雲計算、大數據,我覺得就是完全可以,為什麼不可以呢?反正全中國也沒人才,反正全世界沒有人才,你先嘗試。誰也沒想到電子商務會從杭州起來,誰也沒想到深圳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只是敢於嘗試、敢於試錯、敢於挑戰、敢於對未來進行想像。在大家都沒有這方面的人才情況下,我們需要創新者、敢於嘗試者,更多敢於不斷思考的人,所以我覺得中國在這方面是有機會換道超車。

IT(信息時代)思想和 DT(數據時代)思想是不一樣的,數據時代的思想是讓別人越來越強大, IT 時代是讓自己越來越強大,這種是觀念之間的差異。所以我們要培養敢於挑戰未來、問為什麼、敢於面對觀念差異的人。

現在的教育必須進行改革。過去 100 年是機器時代、工業化時代,那時的教育主要是傳授知識,如果現在還按照這個方式教學,學生出來很可能找不到工作了。未來我們跟人類跟機器比誰聰明,誰記得快,誰背書背得好,誰算得快根本沒有機會贏。我們對孩子的教育要創造力、創新力,我們要讓孩子有擔當力、有責任感,讓孩子有家國情懷、有全球觀,而這些東西是極其不具備的。

懷進鵬:馬雲剛才講得非常好。我覺得就像今天上午結束的時候天津發布的人才政策規劃。在做面向智能的時代、面向經濟發展的時代和麵向轉型的時代這類規劃的時候,其實都是在做一個共同的規劃,就是人才的規劃。

第一,關注成長中的人才,特別是 U30( 30 歲以下精英)這批創新者和創業者,就像馬雲在 20 年前創業中國黃頁的時候,在他取得成功之前創業和創新非常艱辛。 U30 這批人沒有任何的約束束縛,他們的頭腦裡完全是贏在未來的思考和創意。第二,關注基礎人才。基礎人才更有機會推動持久的創造。

馬雲:我還想補充一點。剛剛懷書記的講話讓我想到我們最近在思考的問題。我們必須用新的生產關係適應智能時代、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時代新的生產力的發展。上世紀搞“兩彈一星”,人才有限,所有人才都在大專院校和科研機構,把最聰明的人聚集在那兒,給他們錢和特殊政策。而今天,創新的主戰場不在大專院校,最優秀的人才沒有在大學裡,由於過去幾十年中國教育的進步,優秀人才聚集在企業裡。以前是企業跟著大專院校走,未來應該是大專院校跟著企業走、跟著市場走。因為只有在競爭的第一線才有可能誕生最先進的技術。所以,我們不應該一定認為人才在大專院校,人才就是應該在社會上,就是應該在企業界,甚至在民營企業界。

懷進鵬:我剛剛在會前跟馬雲交流,他最近有件事情不告訴別人,我在這裡暴露一下。他剛剛接受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名譽博士。我聽別人講他做報告的時候有兩次掌聲。第一次掌聲來自於聽國歌,全體起立的掌聲。第二次掌聲,讓他說為什麼。

馬雲:我只是在以色列探討了對科技未來、人類未來、和平和綠色的一些看法。我自己這麼覺得,我們的科技人員不要想彌補美國的空白,彌補中國在這兒的空白,幹嘛一定要彌補美國的空白,現在美國空白跟我們差不多。我們應該彌補未來的空白,中國人要有足夠的自信,我們可以對人類社會的科技能夠找出自己。

▲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在天津盛大開幕。(圖/翻攝自雷鋒網)

論題三、人工智慧倫理

張玉卓:馬雲說到點子上了,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時候,跟踪是有路可尋,無路可尋就是要進入創造的時代,贏在未來,我覺得剛才講得好。我還要請教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很多聽眾希望要問一問,就是智能科技能提高生產效率,智能科技能創造效益,但是智能科技也可能會導致一部分員工失業。另外前一兩個月,扎克伯格比較難受,就是關於隱私方面的問題,還有比如上午科大訊飛慶峰老總講的,他可以非常精確地合成一個人的講話,這也會產生一些其它方面的負面的影響。大家對倫理非常感興趣,能不能請你們談談。

馬雲:首先,我覺得決定世界未來的不是技術,而是技術背後的人,是技術背後的理想、夢想和價值體系。所以,我覺得人類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人類對美好世界的追求、對和平綠色可持續的追求,人類永遠會具備,而機器不具備。人類要有足夠的自信。

第二,關於消滅就業的事情,我覺得不是就業沒了,而是要有新的技能出來,你是否做好了準備而已。每次技術革命出來都會失去大批就業,但又會誕生新的就業。在每次新技術出現的時候,人類都恐慌過。機器出來的時候,人類恐慌過。火車、飛機出來,人類都恐慌過,今天新技術出來,人類依然會恐慌。

懷進鵬:電視出來的時候,美國全面恐慌。

馬雲:但是,大家想過沒有,人類的每次科技進步、每次的技術革命都誕生了更多的就業,讓人類的生活越來越美好。我們有時候經常講要回到古代就好了。你回到古代,你的人均壽命只有 30 幾年,你願不願意?我自己覺得我們要有足夠的信心,人類對自己要有信心,我們可以面對未來。

更何況今天有很多的問題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是「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是「你」沒有解決方案,而我們的後代有解決方案。在發展過程中,我們會找到解決方案。最近,我發現很多人在嚇唬大家。我本來以為一般都是政府機構願意嚇唬大家,我發現很多企業家也願意嚇唬大家,再接下去,人類會被機器滅亡。

人類不可能被機器滅亡。機器再牛逼,讓它做一個文字出來都不行。我們人類的創造力、對世界的理想、人類的暢想是肯定有的,但任何一次技術革命,如果不應對正確、不充分重視、不提出針對性的解決方案,一場技術革命會導致一場社會革命。這也不是危言聳聽。

張玉卓:我的理解就是智能科技產業,智能科技本身的技術是最好的技術,當代最好的技術。要有最好的人用到最好的地方,創造美好的未來。大家時間差不多了,能不能給大家一個機會,看看哪位想給馬雲先生提個問題的?可以舉手,提個問題。我必須得說,這不是我的托兒。

提問:目前 2017 年開始區塊鏈行業正在進入一個快速上升的階段,區塊鏈的未來究竟是什麼?

馬雲: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前幾天給阿里巴巴員工做證婚,我就講了一個例子,我們螞蟻金服有一個工程師,他在相親的簡歷上寫,自己是工程師,寫代碼的碼農,結果沒有人點開他的簡歷看他是誰,女孩子對他沒興趣。他把簡歷改成我是區塊鏈工程師,一下子收了 360 多封求愛信。

「區塊鏈」現在是一個熱名詞,首先我覺得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是今天的比特幣是泡沫。比特幣只是區塊鏈一個很小的應用,但是它被吹成這樣、弄成這個樣子,第一我們並不對區塊鏈技術進行深刻的理解和了解,今天的區塊鏈不是五年以後的區塊鏈,更不是十年以後的區塊鏈,區塊鏈不是一個巨大的金礦,在我認為至少在阿里巴巴,區塊鏈必須是一個解決方案,解決在進入數據時代的隱私和安全的解決方案。要把它作為一個給社會帶來創造價值的東西,它才有可能變成財富。

而今天很多進入區塊鏈的人把它認為這是將來掙錢的東西,那基本就完了,你首先要想到,它可以解決在數據時代什麼問題?它給企業、給政府、給消費者,給社會帶來什麼獨特的價值,這個才有前途可言。我個人非常看好區塊鏈,阿里巴巴已經有幾年在區塊鏈的研究,並且我那時候根本沒明白什麼是區塊鏈,但我聽說這東西如果能夠解決數據的安全和隱私的話,我們今天全球區塊鏈專利技術最多的公司是阿里巴巴。

因為我們沒辦法,別人搞的網絡資訊傳播包括社交媒體,不需要區塊鏈,我們做這個互聯網金融,我們在阿里巴巴交易平台幾萬億的交易額,幾十萬億的交易額,沒有區塊鍊是要死人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有這個東西,但是我們沒去想過這玩意兒可以變成比特幣賺錢。所以我自己這麼覺得,區塊鏈不是泡沫,區塊鏈必須是一個對社會,對數據、對老百姓、對政府、對企業的一個解決方案。

如果你紮紮實實做下去,一定會帶來回報。但是今天的區塊鏈變成熱名詞,不是每個企業都可以從事區塊鏈技術的。但是可以很多人現在在買賣區塊鏈的東西,這也是讓我比較擔憂的。

張玉卓:時間過得非常快,剛才從兩位巔峰對話大家可以看出來,一位科學家,一位企業家,他們不僅僅是科學家、企業家和政治家,他們是思想家。所以是非常具有超前思想引領的企業家和科學家。讓我們再次以熱烈掌聲感謝兩位的巔峰對話。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