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賈伯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下)

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賈伯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下)

▲(圖/翻攝自雷鋒網,下同)

【原文:《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喬布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下)》,作者:陳孝良,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人工智慧+區塊鏈,這是最美的機器智慧場景

區塊鏈解決的是更遠一些的問題,而人工智慧正在解決當下的問題。人工智慧雖然興起不久,但是所帶來的變化極大,或許我們還沒有細細琢磨這些變化所帶來的影響。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們通常都會指責AI設備不夠聰明。為什麼會這樣呢?起初我也很模糊,但是當聲智科技服務的AI用戶超過百萬,我的理解也改變了很多。人們對於智慧設備的交互體驗真的非常苛刻,事實上,單從技術來看,以遠場語音交互為代表的智慧音箱相對於電腦、手機來說,已經非常簡單,簡單到已經不需要再學習就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步。我們知道,使用電腦至少還要學會打字,使用手機現在也需要學會觸屏,而語音交互呢?根本不需要學習,如果自動駕駛技術也成熟了呢?可能我們就不需要再花費時間考駕照了。這是一個顯著的變化,這意味著我們人類從適應機器已經開始轉變到機器適應人類的階段,也就說,人類現在可以不用學習怎麼操作機器,而是要讓機器學習怎麼適應人類。所以機器必須學習我們人類的語言,不可避免,我們對於機器也會更加的挑剔和指責,事實上,這個世界最不變的就是她一直都在變。

這給未來帶來了更多的想像,技術的進步會通常會重構人類的思想和社會,最簡單的來說,生產力的進步直接就會帶來職業分工的變化,有些職業可能消失了,有些職業也會出現了,職業的變遷自然也會帶來財富的重新分配,所以這是機遇和風險並存的時代。顯而易見的是,未來必然是機器越來越智慧,越來越重要的時代,人類可以省出更多的時間來想像和創造,而構成這一未來的基礎,就是人工智慧和區塊鏈的創新和進步,這將是未來最美的場景之一。

技術如何贏得口碑,才是人工智慧的創新難點

當然,目前最為顯著的變化——應該是互聯網改變了用戶對於產品的認知體系,比如說我們選擇一個餐館,已經不看廣告,看點評了。對於人工智慧產品更是這樣,用戶更在意其他用戶使用這款產品的口碑,而不是廠商的廣告,廣告的作用僅是讓用戶獲知了這條信息,廣告已經不是促成購買的關鍵,用戶的口碑才是促成最終交易的關鍵。

讓技術和產品贏得用戶口碑,其實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這意味著做好一款人工智慧產品其實非常難,因為這要實現從以機器為中心到以人類為中心的轉變,既要解決機器學習人類的問題,還得解決機器滿足人類的問題。這對於所有人工智慧廠商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公司做廣告自吹自擂很容易,但是要讓百萬、千萬、億萬級的用戶大部分都滿意,這是未來極具挑戰的事情。所以人工智慧公司大可不必花太多工夫自我宣傳或者大談情懷,紮紮實實做好技術贏得口碑,成就用戶的夢想和情懷,才是未來真正致勝的核心關鍵。

同樣,當口碑逐漸成為用戶評價體系重要參考的時候,廣告體係也將面臨極大的挑戰,特別是未來機器智慧時代以語音和語言作為口碑的主要載體,其精準的推薦模式將會集聚機器和人類的雙重口碑。這是一件值得憂慮的事情,因為廣告體系很可能會隨之變化,這直接就會影響搜索和社交的核心營收體系,事實上,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國外的亞馬遜利用Echo智慧音箱的崛起開始直接挑戰谷歌的核心搜索業務。

機器智慧需要解決能源、控制和交互三大技術

那麼機器最為顯著的問題又是什麼呢?其實和人類比較類似,機器首先就要解決能源問題,人不吃飯也是萬萬不能的,同樣,至少現在來看,機器沒有電是萬萬不能的。控制也尤為重要,不管是機器人和自動駕駛,必須令行禁止,絕對不能差之毫釐,否則,那就否則吧。以上這兩項技術可以保證機器單體的運轉,但是那麼多機器同時存在,機器之間能不進行交互嗎?必然,機器也要形成機器社會,我們家的燈、電視、微波爐、冰箱和汽車,至少要知道是我們家的吧,不能聽別人或者別機器的指令。所以機器和機器之間要進行交互,機器和​​人之間也要進行交互,這兩類交互都需要使用語言:機器和人必然用人類語言,機器和機器是用人類語言呢?還是機器語言呢?這也是一件煩惱的事情。

語言智慧的演化,未來機器也需要話語和圈子

關於用哪種語言的問題,機器估計也會很煩惱,因為語言其實是智慧的一種載體,那麼機器之間必然也需要某類語言,而且這種語言也會越來越複雜,因為機器之間交互的任務會越來越重。顯而易見,若機器和人類之間是通過聲音來交互,那自然就是用人類語言最為效率,這是幾萬年人類進化的選擇。但是人類語言的效率還是不夠高,機器和機器之間必然還要依賴一種數字語言,比如文本或圖像,這種“語言”因為沒有了人類語言獨有的聲紋特徵,機器間彼此區分就非常複雜,是不是還會誕生一種新的機器語言呢?又比如,人類家庭由於環境和背景不同,人類的話語體係是不一樣的,科學家、醫生、教師、商人、學生等等不同的圈子的話語體係都不一樣,所以才會有“人以群分、物以類聚”的說法。那從屬於人類的機器是不是也要因此劃分出圈子呢?至少語言智慧是需要的,機器要做到“聽你所言,知你所想”就必須感知和認知當前所處的圈子以及話語體系,否則語言智慧不可能有實質性的突破和進步,而且我們還需要機器跨越小圈子來結交更多機器朋友,以擴充更多的話語體系。那麼,機器和機器之間是形成小圈子,還是大圈子,圈子之間又該如何分工和協同呢?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為我們無法想像機器之間的朋友圈是什麼樣的!但有一點是明確的,未來我們已經無法只用一兩套規則來解決龐大的機器智慧問題。

中文能不能成為未來人工智慧時代的全球語言?

這是一個美好的想像,機器既然都學習中文了,為什麼我們還要學習其他國家的語言?但至少現在我們是不得不學的,因為英語還是目前事實上的全球通用語言。一種語言成為全球語言,有很多原因,這和母語國家的綜合實力、國際地位和影響力都密切相關。不管哪個國家學習其他語言都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所以人類很希望全球能通用一種語言。一百多年前,曾經有一位波蘭人熱情高漲的發明了世界語,希望全球能用統一的語言,事實上現在幾乎沒有人知道還曾經有過世界語。我們希望中文能是一種全球通用語言,中文也是全球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之一,但是中文的全球通用性顯然還不如英文,除了我們國家綜合實力和國際影響之外,文化和技術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一個國家的文化輸出對於語言的影響非常重要,比如英語系國家,一直是世界上重要的文化產品生產和輸出國家,這些以英語為載體的文化產品將英語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比如電影、音樂等等就是非常好的文化傳播載體。同樣,一個國家的技術輸出也是語言全球化的基礎,英美等國家的科技長期領先於世界,基本上所有重要的論文都以英文作為主要語言,這就通過語言綁定了更多未來精英人群。

人工智慧時代帶來的變革經常超出了我們的預期,那人工智慧是否可以促使中文成為全球通用語言呢?這個夢想或許還真有可能,因為人工智慧重塑了很多技術領域,也將影響文化、貿易、外交等等各個領域,比如翻譯機的出現,將帶給語言世界極大的變化,這會激活國內更多的旅遊和商務人士,至少也會讓機器在全球說出更多的中文,再比如智慧音箱,這是天然的語言教育工具,如果基於這些智慧設備融入遊戲、教育等新興應用,這或許真能打開未來的語言想像空間。

機器智慧時代,人類的焦慮或許會更加的嚴重

想像了這麼多未來的事情,事實上很多人一直都在焦慮,未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未來?我們是被淘汰了還是被重視了?當機器越來也重要的時候,我們人類空閒出來的時間到底要干點什麼?百度李彥宏曾經遐想未來我們在自動駕駛汽車上吃火鍋,但是那麼多時間空閒出來以後,似乎也不僅僅只是吃個火鍋,難道我們人類真要像科幻小說裡描繪的那樣被機器哺育嗎?不應該這樣,機器終究是人類的工具,即便機器相當智慧了,人類還是這個星球的主宰,或者,未來人類應該是宇宙的主宰!

更為焦慮的則是,那麼多機器都智慧了,我們的生活也被機器所調度了,我們的智商和情商是提高呢還是降低呢?我們現在懷念喬布斯和霍金,我們盛讚馬斯克,那我們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也會被機器所取代嗎?或許機器能設計出更好的手機,或者根本就不需要手機,關於未來的猜想太多,這必然引起更多的焦慮。但是焦慮不能磨滅我們的夢想和情懷,與其為未來焦慮,不如參與其中,共同創造未來。最後做個廣告吧,我們正處於人工智慧變革的浪潮中,歡迎還有點夢想的伙伴加入我們,在聲智科技你不用為未來而焦慮,因為你參與的都是未來!

雷鋒網特約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原文:《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喬布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下)》,作者:陳孝良,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