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賈伯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上)

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賈伯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上)

▲(圖/翻攝自雷鋒網,下同)

【原文:《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喬布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上)》,作者:陳孝良,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霍金和喬布斯,人類最怕失去想像力和創造力

前幾日霍金離世的消息引發眾人的緬懷和遺憾,這讓我想起了賈伯斯和傑克遜離去時眾人的追念和憂慮。這三位受人尊敬的大師,一位是科學巨人,一位是商業驕子,一位是音樂才子,都讓世界為之惋惜不已。可是,若單論三位大師在各自領域的成就,比之優秀的也不乏其人,比霍金貢獻更大的科學家有很多,比喬布斯商業更成功的企業家有很多,比傑克遜音樂更傑出的音樂家也很多,但是為什麼偏偏就這三位大師會讓全世界為之惋惜,觸動了我們內心更為深處的情感呢?

原因肯定很多,但或許他們真正打動我們內心的地方,是他們超凡脫俗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大多時候,我們真正缺失的就是人類這些特有的能力。其實我們人類內心一直都在焦慮,我們太需要一位思想的引導者,至少能告訴我們,未來到底是什麼?特別是我們這波中年人,因為知道了時間的珍貴,所以太怕失去青春,不敢走錯,哪怕一步。所以我們羨慕那些富有想像力並且敢於突破和創造的人,而霍金和賈伯斯就是這類,我們稱之為偉大的人物,當然跳出太空步的傑克遜和造出大火箭的馬斯克也是這類傑出人物。對於他們,我們從來不會吝嗇最美的詞語,或許只有他們,才能真正刺激到我們已經沉寂和世故的內心。唐詩宋詞元曲,每個時代都會有特有的印記,霍金和喬布斯以及傑克遜的離去,讓我們更加害怕,這代人失去了標籤屬於自己時代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即便還有馬斯克,但是世界還是缺少了顏色,宇宙還能超越認知的極限嗎?蘋果能不能再帶給我們驚喜?誰的音樂還能撩動我們?肯定會有的,但是有可能我們這一代人等不到,時間總是轉瞬即逝,越是等不起才會越焦慮。

風口轉來換去,未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未來?

有時候採訪結束了,記者通常都會問到我一個問題:世界變化那麼快,你對未來十年有什麼暢想呢?其實這是一個非常難以回答的問題,如果僅僅說人工智慧、自動駕駛、新型能源、太空互聯網、超高速交通、量子計算,顯然只有概念並沒有具象,我們其實還是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

那麼未來會發生什麼呢?不如先從最近火熱的區塊鏈談起,這是公認的 2018 年風口,而且引起了眾人的激烈爭辯,有人支持就有人反對。我春節期間也曾因為區塊鏈很焦慮,因為總有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世界要變了,你怎麼還能有時間過春節?我很緊張,聲智科技創立才一年多的時間,一直忙於AI產品商業化落地,難道不知不覺中要被顛覆了?所以春節期間我就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區塊鏈,對區塊鏈的認識也更深入了一些,不再簡單把區塊鍊和比特幣等價起來。雖然大眾對於區塊鏈的批評甚至謾罵很多,但是千萬也不要把區塊鍊或者比特幣都看作騙子伎倆,任何一項技術都有雙面效應,關鍵在於,人類是怎麼應用這項技術,比如原子能和汽車,也包括未來的人機交互,即便有些質疑,但是終歸還是推動了人類的進步。

站在未來看現在,才能真正理解區塊鏈內涵

很多人認為區塊鍊是技術的進步或者模式的創新,我對於區塊鏈的評價會更高一些,我認為這應該屬於思想上的創新。區塊鏈的理論至今還是Satoshi Nakamoto的一篇小論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但是通常越是偉大的理論,越是簡單,這篇小論文完美提出了解決未來很多問題的思路。由於這篇論文是以比特幣作為基本論述,所以很自然就容易把區塊鏈歸結為數字加密貨幣。當然一提到貨幣,現在的人們首先聯想到的就是財富,所以我們才會對於比特幣和區塊鏈產生了很多誤解,確實也有很多人希望能藉此快速發財。

那麼貨幣又是什麼?貨幣其實就是人類為提高交易效益,對一種媒介達成的共識。這就好理解了,區塊鏈核心解決的其實不是貨幣問題,而是共識問題,也就是說區塊鏈解決的是互信的問題,而貨幣自然而然就是最好的代表,因為人類之間最大的共識問題其實就是貨幣問題。所以基於這個限制,至今為止我們所看到的區塊鏈技術,始終都和貨幣這個敏感話題深度關聯,也是區塊鏈招來眾多質疑的關鍵問題。但是,這個世界的共識難道就只有貨幣了嗎?人類世界或許如此,那未來機器智慧時代呢?

區塊鏈帶來了數字互信和貢獻激勵的創新,如果僅以去中心化或者加密貨幣來理解,這樣反而製約了區塊鏈的技術進步和應用創新。我們應該站在未來看現在,這樣才能挖掘出區塊鏈的真正價值。用學術化語言來描述數字互信和貢獻激勵不好理解,這裡舉個簡單例子,可能不是太恰當,只是提供一個角度供大家思考一下。比如人人社交的兩個主要工具微信和微博,微信是熟人社交工具,這和微博很不一樣,微博是極度中心化,微信的中心化程度就相對較低,當然微信也有很多大號,絕對的去中心化應該不會存在。微博必須通過新浪一家公司認證大V解決互信問題,而微信熟人社交的基礎則是朋友圈子的互相認證,朋友圈事實上也是需要達成某種共識的,只不過這類共識不能直接交易,可是當一些朋友做出貢獻的時候,也很需要發個紅包激勵一下,因為解決共識的問題需要同時解決公平的問題,不能讓多付出勞動的個體總是吃虧,否則共識也容易坍塌,這其實就是人和人之間社交的核心。我們不妨再擴展想像一下,未來肯定是機器越來越多的時代,那麼機器之間需不需要彼此社交?肯定的是,機器和人類之間以及機器和機器之間至少要互通互信!那麼,這個社交工具是用微博還是微信呢?估計大概率都不會是這些工具,假若語音確定了入口地位,搜索、社交和電商都可能被重構,機器時代必然會產生屬於機器智慧的工具。

區塊鍊或許是解決機器和機器之間共識的最好方法之一,機器憑什麼要相信其他機器發給自己的指令或者人類發出的指令是可信的?再想像一個場景,未來十年後我們家裡的設備和汽車都已經智慧化,這些設備之間通過AI互聯網彼此連接,即便是自動駕駛也必然會聯網獲知更多車輛和道路實時信息,那機器之間又該如何達成統一的共識呢?要知道,我們的互聯網骨子裡其實是嚴重中心化的,這對於我們來說暫時還能忍受。雖然我們目前還可以接受比如新聞、出行、電商、遊戲等等中心化,但是我們恐怕很難接受電視、冰箱、微波爐、音箱、空調、健身器材、遊戲機和汽車未來都被一兩個中心所把控,這必須是一個私密的圈子。這個圈子就應該能夠互信並且不需要中心管理,或者私密圈子之間產生圈子之上的互信,而且一定要對於其中做出貢獻的機器進行獎勵,因為機器消耗算力也是有成本的,這樣才能推動整個鏈條的閉環發展。也就說,區塊鏈實際上也順帶解決了逮著一隻羊薅羊毛的問題。當未來機器擠占我們生活空間的時候,我們也需要了解哪些機器耗電更多,以及為什麼耗電更多,顯然,若平等對待所有機器則就會對整個機器生態顯失公平了。

事實上,人工智慧時代的機器必然不能再用“中心化”的方式來解決共識問題,人類需要中心化,我們必須依賴和信仰我們的國家,這才是構成貨幣共識的基礎。當前的區塊鏈若總是夢想通過數字貨幣炒作來賺錢,則很容易就會淪為數字世界的傳銷手段。但是機器智慧時代則不同,人類絕對不會希望機器世界模仿人類世界,我們絕對不會容忍機器的傲慢和偏見,機器必須有一個更好的方法來解決共識問題。不管任何技術,本身沒有對錯和國界,我們要把技術應用到合適的場景,造福全人類,讓這個世界不再有貧窮和戰爭。

【原文:《誰撩了我們?從霍金和喬布斯到人工智慧和區塊鏈(上)》,作者:陳孝良,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