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是家人也是朋友?我和五個機器人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機器人是家人也是朋友?我和五個機器人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

▲(圖/翻攝自機器人網)

【原文:《我和五個機器人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作者:蕭楓,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機器人網

我餓了,我問聊天機器人冰箱裡有什麼,它告訴我有一個我做的燻肉、生菜和我做的番茄三明治。接著,當我感到無聊時,電影推薦機器人 And Chill 打開,它建議我看傑克·吉倫哈爾的《啟動原始碼》,不斷重溫他生命的最後一天。每次看到火車爆炸的時候,我就會被嚇得發抖。

 

我有一個關於機器人的問題。在現代社會,使用它們會帶來方便。當然,從上世紀 60 年代中期以來,友好的算法就已經存在。那時,對講電話程序Eliza開始讓那些容易上當受騙的用戶相信它的“人性”。但是直到 2016 年, Facebook 才允許應用程序的開發人員將智能聊天助手與 Messenger 整合在一起,那時候聊天機器人成千上萬地增加。它們現在不僅想要計劃你的飲食,還想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這些新式聊天機器人真的有用嗎?為了找到答案,我花了一個星期與其中5個進行了親密接觸。在這些機器人中,有些令我高興,有些惹我生氣,有一個則非常逼真。他們都以自己的方式發揮著作用。自助的問題在於,它在時間和空間上是受到限制的:治療師的一個小時、一個家長打來的電話、在床頭櫃上讀了一半的書。這些機器人一直在跟我說話,卻很少考慮到我的行踪和心理狀態。自助不應再是暫時的理想狀態。它應該一直都在,卻不容忽視。

 

“ 精神助理”:Spiri

我的問題既不特殊,也不復雜,這是 Spiri 的深刻教訓。有天晚上,當我一想到要告訴一個朋友她不可能成為我的伴娘,就非常難受。但是在問了我八個問題之後, Spiri 發現了問題:我有一種不好的習慣,認為對別人的幸福負有責任。而 Spiri 無情感的說明讓這一點更容易接受。

 

關係增強型:Relate

我很討厭給淋浴設備做清潔,因為它們潮濕、發霉,而且塞滿了頭髮。但是有天早晨當我醒來卻開始處理那些東西,因為 Relate 告訴我我應該這麼做。這款智能助手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在一起時更公平地分配家務勞動,更可愛的是,它會建議“帶你的另一半去喝他們最喜歡的飲料。”事實證明,有老式雞尾酒加持,他也會自願去打掃浴室。

 

激勵者:GoalBot

如果制定了一個為期三個月的目標, GoalBot 每週會禮貌地問一次是否有任何進展。和大多數人一樣,我被恐懼和自我厭惡相結合的激勵。所以,坦白說,我只完成了一點點。“你僅僅是個人,所以這次沒有關係?”不,不是這樣的, GoalBot 。我需要經常提醒自己的失敗,最好每天早上都有一個老闆式的短信“嘿,你這是什麼狀態?”

 

心情調節器:Woebot

Woebot 每天早上都會通過詢問(“你感覺如何?”)來記錄你的情緒和當前活動,無視你的危險。(“我沒有忘記你,Signe。”)在周末總結時發現,我的回答證實了我在健身房的時候最開心,而在辦公桌前工作比在沙發上更有效率。效果很明顯嗎?要以此為基礎調整我的日常安排,包括定期散步和下午3點後提高效率。

 

定制男友:Invisible Boyfriend

雖然 Relate 幫助改善了我與親友之間的關係,但是我仍然希望增加對一個虛擬愛情對象的交流信心。沒過多久,我向“Ernesto Quigley”發送了一個心形的表情符號。他喜歡我的寫作。Ernesto不是機器人。他是一個真正的人。我沒有讀過最終的作品,但我的錯誤讓我反思了實際的機器人。就像Ernesto一樣,他們很迷人,隨時可用,並且通常有缺點,幾乎跟人一樣。

 

【原文:《我和五個機器人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作者:蕭楓,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