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AR 和短影片結合成新趨勢!盤點超夯的數十個 AR 短影片應用

影/AR 和短影片結合成新趨勢!盤點超夯的數十個 AR 短影片應用
▲美圖相機。(圖/翻攝自雷鋒網)

【原文:《AR是短視頻的下一個風口嗎?我們體驗了數十個AR短視頻應用》,作者:李詩,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雷鋒網

近兩年,短影片十分火熱。

 

短影片比圖文更為豐富生動、比直播和長影片門檻低效率高,無疑是各大巨頭需要爭搶的流量入口。2016 年是短影片的元年,2017年我們更是看到了各大短影片平臺從創作者到內容的激烈爭奪戰。

 

2018年初始,直播答題成為直播和短影片平臺的風口。不少人認為在這樣毫無技術含量的方向撒幣有一些沒有”未來感“,而另一值得注意的方向則更有技術性——AR與短影片的結合。

 

AR作為對現實的增強,可以改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Pokemon Go》把虛擬的寵物小精靈帶到現實,讓我們擁有幻想的神奇寵物,把魔幻遊戲融入現實。AR導航、AR尺子等通過虛擬輔助資訊讓日常生活更加便捷。AR與短影片的結合,更是水到渠成。 

美圖秀秀、FaceU、B612等美顏相機最先將AR與影片拍攝相結合。結合人臉識別技術,AR特效相機可以在人的額頭上添加軟萌的兔耳朵、在臉頰上畫上小貓鬍鬚,人移動頭部AR特效也能固定在臉上。有了這等神筆,大叔也能一秒變萌妹。 

(美圖AR相機)

 

AR特效相機很受歡迎,不過針對人臉的AR影片,創意還是有限。

 

雷鋒網發現,蘋果ARKit的推出升級了AR短影片的玩法。

 

 

 

 

在ARKit之前,大多數手機AR只能算是低端的AR,例如AR特效相機只是在人臉上固定了一個貼圖,《Pokemon Go》中的小精靈也只是漂浮在空中,貼在手機的影片流中。而ARKit解決了AR物體的定位、追蹤和相對運動問題,寵物小精靈可以固定在真實的地面上,可以朝你走近或者離你遠去。有了定位和追蹤,AR遊戲和AR影片都有了全新的玩法。

 

為了深入瞭解AR在短影片的應用,ARKit對短影片的升級,雷鋒網特意體驗和總結了目前可供下載的數十款應用,一起來看看大家現在都做得怎麼樣。

 

在雷鋒網看來,目前的AR短影片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短影片應用內置AR玩法,第二類是原生的AR短影片平臺,第三類是AR替身拍攝短影片。

 

第一類:短影片內置AR玩法

Snapchat

閱後即焚的Snapchat很早就開始試水AR。2017年4月,其推出AR相機應用World Lenses,通過World Lense,你可以把虛擬的物體添加至現實世界中,並且拍攝創意影片。Snapcaht在AR技術上的早期嘗試很成功,但是蘋果ARKit推出後,各大相機App一瞬間都擁有了高端AR功能,Snap在AR技術上優勢不再。

 

 

Snap在內容創意方面已有不少成功的例子。其創作的第一款AR濾鏡“跳舞熱狗”火遍全網,“跳舞熱狗”的影片被觀看達15億次,成為最有知名度的AR明星。其後,Snapchat推出各種AR特效相機,可以改變人臉,添加貼圖,還有彩虹從嘴裡流出來這樣的驚奇玩法。

 

2017年9月,Snapchat推出AR表情包Bitmoji,Bitmoji和臉萌有些相似,你需要用自訂自己的卡通形象,然後你的卡通形象可以自動生成很多個性表情包,可以通過短信、微信、Snap聊天時分享。同時你可以用World Lenses將你的卡通形象放置到現實世界中。可惜的是,要是自訂卡通形象能通過人臉識別和自動三維建模,真實度和趣味性會更強。誰不想要一個3D的虛擬替身呢?

 

 

Snap發現,在他們1.78億用戶中,三分之一都在玩World Lenses。他們目前已經製作出3000多Lenses,d但是目前只依靠Snap自己,已經難以滿足內容需求。

 

2017年12月,Snap推出桌上出版的Lens Studio AR開發者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在AR相機應用“World Lenses”的照片和影片中整合互動式虛擬3D對象。隨著新AR開發者平臺的發佈,Snap公司工程及相機平臺高級副總裁Eitan Pilpski表示,“在這個平臺上,每天你都能看到神奇的東西,每天都能找到全新的體驗”。

 

Snap作為閱後即焚的照片影片分享應用,十分重視AR帶來的新玩法,並且通過AR工具將AR融入影片和日常生活中,通過AR開放平臺,則更加全面擁抱使用者創意的AR內容、AR廣告行銷。Snap應該是短影片與AR結合最順利的一家公司,或許因為其一開始就沒有將自己定位為照片影片社交應用,而是將自己定位為一家“相機”公司,不斷追求為使用者提供更好玩的記錄方式。AR的到來,則是水到渠成。

 

抖音

抖音為今日頭條旗下的音樂短影片,2016年上線至今快速飆升到短影片類應用前幾名。抖音的影片元素主要有對口型、手勢舞、尬舞機等。作為一款UGC的短影片應用,抖音不僅影片編輯很吸引人,其影片美顏效果更是受妹子們喜歡。利用人臉識別和AR技術,可以實現換發色、臉部變形、臉部貼紙等特效。

 

 

在拍攝健的左邊,你也會找到一個特別的AR相機的按鈕。開啟攝像頭後會出現一個平移手機掃描地面的圖像指示,目前僅有5種卡通形象可選。在#我的神奇攝像頭挑戰下,有數十種AR影片方式,包括跳舞的 AR相機暫不支持分段,無法後期編輯。也就是說現在抖音裡的AR特效,還沒有和抖音自己的影片技術結合起來。

 

哈你

“哈你”是陌陌旗下的短影片應用,介面很簡潔,打開App就能直接打開相機錄製影片。在錄製的按鈕之上有一個AR標誌,可以從工作列中選取AR特效拍攝AR影片。目前其AR特效僅有放置聖誕樹、AR畫筆等簡單功能。

 

像這樣在短影片中加入AR功能的應用還很多,初步判斷,大多採用了ARKit技術。但是除了Snapchat以外,其他的短影片應用中的AR功能都很初步,包括:河豚小影片、Waazy哇嘰、AirTube等。

 

第二類:原生AR影片平臺

視+AR

“視+”AR是由視辰資訊科技推出的以AR為主打的短影片應用。視+AR的功能板塊分為AR掃描和AR特效兩部分。據介紹,AR掃描可以讓使用者掃描二維碼、AR標誌來觸發AR效果,這為兒童AR產品、AR行銷活動等提供了一個統一的入口。

 

在今年5月份,視+才正式開始加入AR短影片。AR特效板塊支持開發者和用戶創作和分享自己的AR作品,這些AR特效分為了搞怪、模擬、神力、炫美、互懟幾個部分。從平臺已有的內容來看,視+幾乎是任由其內容生長,多為家庭使用者的UGC內容。

 

 

除了內容平臺以外,視辰科技還有著較長的AR技術積累。在2015年10月就推出了AR引擎EasyAR。EasyAR當時為少數幾個開放的商業AR引擎,註冊和使用的開發者上萬。

 

然而,與ARKit相比,EasyAR沒有優勢。以模擬部分為例,你可以把讓初音未來出現在你的辦公桌上跳《極樂淨土》,可以與虛擬的初音同框拍攝。但是,虛擬的初音是漂浮在空中的,這個AR特效也沒有加入運動追蹤,模型也還是2D的,因此你沒辦法通過改變手機的位置去看不同角度的初音。

 

2006年視辰獲得4000元A輪融資,2017年8月再獲近億元A+輪融資。由於進入行業早,整合技術與內容,視辰已經與多家企業合作完成AR行銷、AR產品。EasyAR提供的AR技術支援iOS及幾乎所有安卓機,不像蘋果ARKit只支持iPhone 6S以上高端機,因此積累了大批用戶。視+的活躍用戶大約在10萬左右。但是作為肩負盈利和變現的視+AR平臺,現在看來,用戶太少了。

 

神奇AR

神奇AR是一家創立不到半年的團隊,創始人張鶴曾創辦多盟廣告平臺。在ARKit發佈之後,張鶴就看到機遇,開始著手創建團隊,不到半年上線神奇AR,其定位為一個AR內容聚合平臺。

 

(神奇AR:初音未來模型)

 

神奇AR在短時間內就引入了大量的3D內容,據介紹,在動漫分類下已有400個模型。採用ARKit的技術,3D模型可以固定在真實場所裡,你也可以圍繞其走一圈。AR的玩法有一定的門檻,全靠UGC難以起步,神奇AR較為重視PGC,在App內能看到一些PGC博主自己創作影片原型,然後使用者去模仿。這個模式看起來很像抖音這類音樂影片應用,玩法主要還是對嘴型、和虛擬人物一起跳舞等。

 

雖然視+AR和神奇AR是主打AR的內容平臺,和前面介紹的短影片平臺引入AR功能有一些差別。但是從目前來看,這些AR內容平臺的玩法和短影片平臺差異也不大。兩者都還沒有找到足夠好的刺激UIGC、引爆使用者創意的AR影片玩法。

 

第三類:AR虛擬替身拍影片

小我,意即真實自我的3D虛擬替身,這款應用雖然不是短影片應用,但是也內置了短影片功能。在小我裡面創建虛擬替身,你首先需要拍攝一張證件照那樣真實的個人寸照,小我會利用人工智慧演算法,將你的臉部特徵放到3D替身上。隨後,你可以為這個替身調整身形、髮型、皮膚、服飾等,打造出一個與你最接近的替身。

 

 

 

 

替身的玩法很多,例如,生成一系列表情包、把替身放到現實生活中、讓替身演各種情景的電影片段。還可以邀請朋友一起參加劇場。這個形式讓人覺得挺新穎。

 

不過,一思索,這個似乎和Snapchat的Bitmoji有點像,也做了一些升級。

 

總結

從以上詳細分析的AR+短影片的App,以及其他體驗過的數十款,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總結出以下幾點:

 

1、人臉識別+AR已經成為相機App、短影片標配;

 

2、各大短影片平臺已添加AR功能,但內容較少,使用者使用率低;

 

3、ARKit的推出促進AR技術在短影片平臺的應用,不少短影片平臺採用ARKit開發,但目前ARKit為1.0d,還需提升;

 

4、AR內容平臺的搭建處於初期,AR內容平臺也在借鑒短影片平臺玩法,以音樂影片、跳舞影片為主。但AR內容平臺更注重內容創作者、3D模型積累;

 

5、AR或許成為IP轉化的新動力,各大IP都會有AR虛擬形象的需求;

 

6、AR+短影片還在初期,2018年會有更多玩家。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原文:《AR是短視頻的下一個風口嗎?我們體驗了數十個AR短視頻應用》,作者:李詩,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