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史上首部「機器人詩集」!「機」情展現該警惕或樂觀?

人類史上首部「機器人詩集」!「機」情展現該警惕或樂觀?

▲(圖/翻攝自 OFweek 機器人網)

【原文:《機器人寫「詩」 人類的危機還是機遇?》,作者: AI 行者,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

文、圖/ OFweek 機器人網 

《睡蓮》─ 小冰

「那時我只有九歲/有人兒敘歡/音樂的狂流的海水一陣陣的襲來/願任水在風中飄蕩/我看見池塘里的睡蓮/那生長的紫薇和高聳的松樹/彈指間花開花落/遠處在天地之間」 

這首名為《睡蓮》的「詩 」,是 2017 年年底在北京舉辦的一場有關人工智能與文學創造的專題研討會上,主辦方展示的機器人作品。研討會由出版機構、文學評論機構聯合主辦,相關文學評論家、詩人和科學家出席,“ 誰在為小冰瘋狂打 CALL ? ”的主標題透露出與會方對機器人寫“ 詩 ”的積極樂觀。這位機器人詩人「小冰 」早些時候曾因出版「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機器人寫的詩集 」—《陽光失了玻璃窗》而聲名大噪。

詩歌一直以來是人類發揮創造的領地,因其關乎人類的情感和靈魂,也只有極少數的優秀分子才能有所成就。而當機器人開始寫詩的消息傳來,很多人想知道,它們寫的「詩」,是否會打動人類,走進靈魂?還是會帶來出版業的商機?

機器人出版了詩集

12 月 19 日舉辦的這場研討會,因為機器人「小冰 」而起。2017 年 5 月,“ 小冰 ”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正式出版。出版方稱,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機器人寫的詩集。「小冰 」是微軟研發的人工智慧機器人。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為《陽光失了玻璃窗》寫序:「小冰是一個聊天機器人,但不僅僅是一個聊天機器人。人工智能創造的產物(如小冰的詩歌與歌曲),須能成為具有獨立知識產權的作品,而不僅僅是某種技術中間狀態的成果。」

微軟專家介紹,「小冰」在對 1920 年後 519 位現當代詩人、上千首詩反復學習 1 萬次後寫成詩歌。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市場及公關總監徐元春介紹,「小冰」用每 6 分鐘的時間,學習一遍所有詩人的作品,每 6 分鐘做一次迭代,經過 100 個小時之後,就基本具有寫詩的能力了。而人類完成同樣的學習,則大約需要 100 年。據稱,「小冰」詩歌學習過程,與人類學習創作過程非常相似,通過反覆學習累積,到一定程度後受某個靈感「激發」,由此創作出詩歌。

據了解,《陽光失了玻璃窗》是在數萬餘首詩中挑出 139 首出版的。微軟方面稱,「小冰的詩歌」寫作始於 2016 年。此後為了測試其詩歌水準,微軟研究團隊用了 27 個化名,在報刊和多個網絡社區詩歌討論區中,發布其作品,沒有人發現作者是個機器人。

詩歌能否複製組合?

在 12 月 19 日的研討會上,「小冰」贏得了與會者的溢美之詞,評論家楊慶祥說,自己在一個月前看到《青年文學》雜誌上發表的「小冰」的詩後,認為這是「最新的詩」,感到一個「嶄新的時代」即將到來。此前,在《陽光失了玻璃窗》發布會現場,嘉賓、出版社和微軟方面也幾乎都一致性地對小冰的詩予以好評。有參與過主辦方發布會的媒體也報導,一些讀者認為,小冰的詩「美哭了」。不過,更多讀者和詩人則態度相反。

「機器人將詩歌常用字拼接在一起,組成一段生澀難懂的句子就叫詩嗎?」 一位讀者發問。 

「寫得很差,令人生厭的油腔滑調。東一句西一句在表面打轉,缺乏內在的抒情邏輯。」詩人於堅在《陽光失了玻璃窗》出版後如此評價。

在於堅看來,小冰的「寫作」充其量不過語言遊戲。「設計者利用了漢語本身的詩性,漢語修辭確實會產生一些陌生化的效果。但設計者對詩的理解是業餘詩歌朗誦會的水平。」 

《用別人的心》─ 小冰

「他們的墓碑時候/我靜悄悄的順著太陽一樣/把全世界從沒有了解的開始/有人說我的思想他們的墓碑時候/你為甚在夢中做夢/用別人的心/又看到了好夢月」

結集出版的 139 首詩中,太陽、小鳥、沙灘和老槐樹等意象,在詩集中反覆出現。詩集策劃董鵬承認,小冰的部分詩歌可能讀起來會感到有重複。出版的詩歌並沒有經過潤色改動,此舉的初衷是「讓人工智能 100% 的原生態的呈現在大家面前」。

機器關乎靈魂還是腰包?

實際上,在研討會上,即便是對人工智能「寫詩」持積極樂觀態度的人士也意識到小冰作品的質量問題。不過,他們認為:「小冰寫詩,或者說 AI 創作,染指人類自詡為獨有的領域,這還只是開始,遠不是結束。開始時可能不成熟、幼稚,引發潮水般的嘲笑,經歷的時間可能會很長,過程也極盡曲折,但正如人類的歷史和生命的進程,會不斷提速,然後呼地一下,就超過去了。 AI 也會這樣,雖然她誕生於人類之創造性,她能不能具有創造性,現在被很多人懷疑著;可是一旦她具有了創造性,達到和人類並駕齊驅的程度,可能會需要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但完成超車卻只在眨眼之間,快到超出我們的想像。」

「文學創作是有規律性、有被分析的一面,但隨著人工智能的進一步發展,未來需為這樣一類寫作建立一套全新的評價標準。」詩評人秦曉宇認為:「詩人詩歌中是有其經歷、追憶、願景等的,這些濃縮在詩歌文本字裡行間,構成極大的魅力。計算機創作的文本固然花團錦簇,但任何來自作者情感、記憶、自我矛盾等都被切斷了。」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院長江曉原則一貫對科技高速發展表示警惕。「寫詩難道不就是一種有情感的創作嗎?現在機器人也可以完成了。」他提醒考慮人工智慧發展的倫理困境。

不過,在現階段,對機器人小冰作品的討論仍侷限在技術和實用層面,而對機器人「詩作」能否關照人類靈魂等問題的討論少見,而且顯得為時過早。即使在 12 月 19 日的研討會上,與會者十分看好人工智慧文學創作,但他們仍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討論了人工智能可能給出版業帶來的商機,並為此期待不已。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