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無視《銀翼殺手2049》過度依賴 AI 警告 性愛機器人廠商:不影響我開發 AI 機器人新道路

影/無視《銀翼殺手2049》過度依賴 AI 警告 性愛機器人廠商:不影響我開發 AI 機器人新道路

▲《銀翼殺手2049》與性愛機器人。(圖/翻攝自每日星報,下同)

張岑宇/綜合外電報導

《銀翼殺手2049》探討複製人存在對人性的感知和情緒反應,甚至談及被植入的記憶,似乎都在反諷對人工智慧的依賴,儘管這部片對人類未來的示警意味濃厚,但性愛機器人製造商 Realbotix 首席執行長麥特.麥克馬倫(Matt McMullen)特地對此回應,「這不會『阻止』我為AI機器人開闢新道路」。

▲《銀翼殺手2049》中的電影場景。(圖/翻攝自engadget)

根據英國《每日星報》報導,麥特.麥克馬倫是性愛機器人 「mind blowing」的開發人員,旗下所研發的 AI 機器人,身體材質主要由矽膠製成,不僅能以情色片女星的身體打造外型,甚至還可以訂製內在獨特個性,成本約為 10,000 英鎊(約新台幣 39 萬 9,509 元)。

▲性愛機器人製作過程。(影片/取自 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銀翼殺手2049》的主角 K,由雷恩葛斯林飾演,是一個為洛杉磯警察工作的機器人,因為他無法與自己的 AI 虛擬立體投影女朋友嬌伊(Joi)進行身體交流,於是他聘請了一位名叫 Mariette 的實體妓女,藉由同步「附身」的方式,來滿足他的性需求。

▲《銀翼殺手2049》主角 K 的 AI 虛擬立體投影女朋友嬌伊(Joi)。(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嬌伊是個家用 AI 夥伴,當嬌伊想要與 K 接吻或是觸碰時,無論怎麼模擬,K 只能夠「假裝」親到或是碰到了嬌伊。因為無法兩人無法進行真實的親密互動,因此K需要一個「肉身」當媒介與之進行交流。麥特提到,他就是為了像電影中類似的目的才創造性愛機器人,可望能藉此滿足付費客戶的多方面需求。

▲虛擬女友與K。(圖/翻攝自movietimes)

另外,麥特還提到了 1999 年上映的經典機器人科幻電影《機器管家》(Bicentennial Man)中,羅賓.威廉斯演出的機器人管家安德魯,他花了整整兩百年的時間,試圖融入人類社會,並且讓自己和人類情人波夏之間的婚姻得到承認,為的就是希望證明自己跟人類一樣具有自我意識與靈魂。

▲機器人科幻電影《機器管家》(Bicentennial Man)中,羅賓.威廉斯演出的機器人管家安德魯。(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在這個過程中,安德魯想盡辦法打造出接近人類的外表與器官,更善用自身的藝術天份養家活口,他既奉公守法、也不逃漏稅,若以人類的標準來看,絕對是個好公民。但人類社會硬是等了兩百年,等到他臨終之際才願意頒發給他身份證明。

除此之外,麥特也提到比起《銀翼殺手》的主角,他更喜歡《機器管家》中的安德魯,他認為,由於目前機器人尚未達到「擁有自由意識和自我意識」的階段,所以這種道德上的困境,對他的人生將不構成一個嚴重的問題。

他強調,「我不認為真正的自我意識,就像人類想像和創造自己一樣簡單。因給予機器學習和做出決定的能力是一回事,但是讓它完全自由地做任何想要的事情又是另一回事。另外,我覺得短期內要看到這種情況出現在現實裡很難,所以我不會花太多時間來擔心或考慮它對未來的影響。」

想看更多性愛機器人新聞請點以下連結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