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太強大 性愛機器人恐取代人類伴侶?

科技太強大 性愛機器人恐取代人類伴侶?
▲機器人是否會取代人類間的親密關係呢?(圖/翻攝自Youtube)

文/機器人庫


當談到自動化性愛時,對於我們人類來說難免有點緊張。

媒體稱性愛機器人「令人不安」,那些可能使用這些服務的人還被看作「讓人困惑」。甚至還有人發起了一場「反對性愛機器人的運動」。

對很多人來說,與機器人做愛的想法毫無疑問是錯誤的。為什麼?主流想法認為:與非生命體一起睡覺是可悲的,甚至令人毛骨悚然。他們認為這對人類之間的密切關係又是一個嚴重威脅,因為血肉之情的戀人們始終無法與人形機器人競爭。它甚至會殺了我們人類。

我們會被多情的機器人嚇到這種論斷是有道理的。回顧過去幾年我們對科技進步的反應,我們對性愛機器人的恐懼是完全可以理解。但這並不會讓整個事情聽起來很好。

事實上,我們對性愛機器人的厭惡源於一種可預見的技術恐懼,對每一種科技進步的恐懼。色情作品、色情招貼畫、色情小報、網路色情、色情想法、虛擬實境色情、網路性愛、性愛遊戲──所有這些都可以說是針對道德上的歇斯底里。但研究人員最終發現,這一切都是對性生活的積極補充。同樣的事情最終也會發生在性愛機器人身上。一個普遍的擔憂是性愛機器人將會跨越禁忌的界限,跨越這種界限,就無法將人與物的性行為與人與人的性行為區分開來。

然而,就目前情況來看,我們已經和機器發生了性關係。譬如振動器這種能產生性快感的電力驅動裝置?你大可以仔細回想一下。振動器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也變得更加複雜。從這一方面說,人工性伴侶是如今技術發展的合理延伸。甚至在機械技術整合之前,就像我們從考古學和文學中所知道的那樣,把無生命的物體作為性體驗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文明起源本身。

當然,還有其他的例子。如果人工陰道是在真人身上造型,並且盡可能接近皮膚的感覺,那麼就會有真實體驗。對人們來說,即使是在醉鬼雲集的單身漢聚會上,也聽說過關於充氣娃娃的玩笑。

顯然,超人類性愛的概念早已經存在。現在,這只是一個對技術如何進行改進的問題。無論如何,性愛玩具和性愛機器人之間的界限並不那麼分明。它只是增加了一張臉(在最先進的情況下可以採用人工智慧),難道這就會讓人感到奇怪或不安嗎?

事實上,許多人已經將某個面孔(在他們的幻想中)與其手淫設備聯繫起來,這已經不算什麼大新聞。還有一些對「性愛機器人」的擔憂是,改進後的科技將使人們對所謂的「真實」性愛行為變得麻木,而人類存在著很多不完美,無法與完美的類人物體競爭。

好吧,但要把性愛機器人收回似乎對人類社會來說已經晚了。如果對人類不完美的擔憂導致禁止公眾選擇將科學融入他們的生活,那麼,乳房植入物、仿生肢體和心律調節器也將會被禁用。人類當然是不完美的。但就像性愛玩具並沒有消除女人對男人的性需求一樣,性愛機器人愛好者也不會排斥異性。我們是邋遢的生物。我們仍然想要人與人的互動。只是不會一直都是。人們對與類人機器性接觸持續不斷的恐懼,部分源於流行文化對不少科幻偏執狂的反復洗腦。很多科幻電影都展示了這樣一個場景,面對真正的人工智慧,人類將會加劇性和暴力。

這很可能是真的。這當然很有趣。但是,科學家指出,從技術和公司運營的角度來說,將感知能力無限制植入機器人的想法是不現實的。就技術可行性而言,有關這類事情的預測往往過於樂觀。《經濟學人》2006年發表的一篇文章預測,到2011年,人們將會與機器人發生性關係。關於這類設備,更有可能的是那些看起來像人類但不會像人類一樣思考的設備。

因此更準確地說,人類與性愛機器人的性接觸更像是手淫,並不會取代人類對同類之間親密行為的追求。此外,性愛機器人也有改善人際關係的潛力。一個人形機器人可以為性愛方面的新手提供良好的訓練。對相應的性愛進行體驗,可以幫助特殊人群發現自己的性愛傾向和性別特徵,包括也包括那些跨性別者。先進的性愛機器人可以幫助性生活不和諧的夫婦提高生活品質。他們還可以為殘疾人提供有品質的生活。就像色情──這可能會對夫妻造成傷害,或者對夫妻有幫助,這取決於所處的環境──技術本身並無好壞之分。

因此,大衛萊維在《與機器人的愛和性》一書中寫道,性愛機器人應該被視為人類生活的補充,而不是取代傳統的人與人之間的單一性伴侶關係。也就是說,「機器人性愛將成為特殊群體唯一的性愛管道──不合適、害羞、先天性不足等等。而對某些其他群體來說,機器人性愛會因情況不同而發生變化──比如當一方的伴侶離家很遠的時候,比如當一方的伴侶因心理或其他原因感覺不舒服時,這時性愛機器人就會作為性生活的補充。」因此,對未來性愛技術歇斯底里的人應該被歇斯底里的對待。當然,我們對於任何事都應抱有懷疑精神。

【本文經機器人庫同意授權刊出】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