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二分之一視野打造微縮模型世界 鄭鴻展: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用二分之一視野打造微縮模型世界 鄭鴻展: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鄭鴻展的微縮模型作品,令人驚豔。(圖/記者林信男攝)

記者林信男/新北報導

初秋的烏來山區,陽光自窗外靜靜灑落,身著白 T 恤的鄭鴻展,眼鏡隨興地掛在頭上充當髮箍,將略長的頭髮向後攏,手持模型筆,替一堵微縮磚牆畫上白縫,右臉微微前傾,專注的眼神,構築出一種不容打擾的氣場。

「我左眼天生弱視,可是,一旦投入(做模型),很少會覺得眼睛痠、流眼油。」這幢座落於烏來山區的木屋,是鄭鴻展製作、展出微縮模型的藝廊「十三月」,一進門,就能看見為數眾多的微縮模型場景,無論鰻魚店、燒肉店、無敵鐵金剛基地或鋼彈工廠,都擁有極高擬真度,若只看照片,很難立刻斷言,「這是模型」。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之前參加「鋼彈模型製作家全球盃(GBWC 2017)」,卻未能入圍的「寂滅之都」。談到心情,鄭鴻展一派淡定地說,「不覺得特別難過,看過作品的人,有百分之九十都替我叫屈。」

▲休假時,鄭鴻展製作微縮模型的時間,經常超過 10 小時。(圖/記者林信男攝)

▲「寂滅之都」重現的是高圓寺一帶的場景。(圖/記者林信男攝)

許多人因「寂滅之都」,認識鄭鴻展,卻未必知道,他的本業,是室內設計師。小學三年級開始接觸日本漫畫、蒐集日系機器人模型,復興商工畢業後,鄭鴻展赴日留學,於東京代代木的設計專門學院,學習插畫;返台後,陸續擔任報社、雜誌、出版社特約插畫,29 歲起從事平面廣告設計, 38 歲跨足室內設計領域。

投身職場多年,事業漸上軌道,或許是想讓忙碌的自己喘口氣,2011 年,鄭鴻展突然閃現「找回兒時記憶」的想法,開始組裝、改裝、塗裝機器人模型,但,讓他「越玩越大」,一頭栽進微縮模型領域的契機,是一張來自日本情景師、微型藝術家荒木智的照片。

2015 年,鄭鴻展在網路上,看見荒木智微縮模型作品「小林メカトロ商会」的照片,「場景像個維修站,前面有鋼彈,還有其他機器人,我一開始以為那是真的!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維修站!」

▲「小林メカトロ商会」燃起鄭鴻展的「微縮模型魂」。(圖/日本情景師荒木智攝、受訪者鄭鴻展提供)

一張照片,燃起鄭鴻展的「微縮模型魂」,「我就去搜尋荒木智的作品,自己也試著做,2015 年 11 月開始做『大阪燒肉』,12 月完成,從那之後,我瘋狂地做。」

在臉書上分享作品照片,就像搭起「另類國民外交」橋樑,一名在日本經營鰻魚屋的老伯,因十分欣賞鄭鴻展的作品,開始透過臉書與鄭互動,還寄來許多機器人模型,且堅持不收回禮。

為表達對老伯的謝意,鄭鴻展利用 Google Map,找到鰻魚屋的街景,以此為主題,做出老伯的鰻魚屋微縮模型,「那個照片,光是廚房的部分,我看了不下上千次。」

▲鰻魚屋所傳達的,是鄭鴻展對日本老伯的謝意。(圖/記者林信男攝)

至於「寂滅之都」,背後也有著鄭鴻展個人的回憶,在日本求學時,鄭鴻展住在離學校約 30 分鐘車程的高圓寺,「寂滅之都」鋼彈被「打趴」的地點,就是當年他居住的區域,「只要去日本,我一定會回那邊逛一逛,那是日本商店街最多、最長的地方,賣很多二手衣,年輕人、搞音樂的,都喜歡在那裡。」

留學期間,鄭鴻展在高圓寺一帶的咖啡店打工,下班後,會去一家名為「照子」的酒吧小酌,店裡「很不現代」,只放黑膠唱片,連 CD 都沒,「我的作品,就是喜歡類似這樣的味道,舊舊的,等素材準備好,我要把這間店(照子)做出來。」

下班後,是鄭鴻展的模型時光,禮拜一到五,平均每天花 3 到 4 小時做模型,假日,與模型為伍的時間,經常超過 10 小時;做模型時,一杯高粱,搭配「聯合公園」、「左小祖咒」,或「ONE OK ROCK」的音樂,是必備元素。

左眼弱視,右眼近視約 480 度,長時間製作微縮模型,不擔心視力持續惡化?鄭鴻展淡淡地說,「眼睛一定會出問題,我來(烏來)山上,眼睛多少可以休息一下;模型,不只是舒壓、做完很療癒,它是嚴肅的創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鄭鴻展與作品「大阪燒肉」。(圖/記者張岑宇攝)

▲▼帥氣的無敵鐵金剛基地,素材是錄放影機外殼。(圖/記者林信男攝)

▼鄭鴻展作品「回收伯的夏天」。(圖/記者林信男攝)

▼鄭鴻展的藝廊「十三月」。(圖/記者張岑宇攝)

▼對微縮模型有興趣的讀者,可預約前往「十三月」參觀。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