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得獎,是教育的唯一目的? 台灣「速成文化」讓創客精神被漠視

評/得獎,是教育的唯一目的? 台灣「速成文化」讓創客精神被漠視
▲日本 ROBO-ONE 機器人格鬥賽,鼓勵原創精神,參賽機器人造型創意十足。(圖/翻攝自 ROBO-ONE 官網)

文/林信男(《智慧機器人網》採訪主任)

得獎,是教育的唯一目的?台灣機器人教育方興未艾,各式相關競賽,成為學子們展現自我的舞台;不過,當得獎成為唯一目標時,購買現成「強力機種」參賽的怪象,便隨之而生,花時間學習機器人製作、程式設計,反而是最沒效率的做法,服膺「速成文化」,讓創客、自造精神,被徹底漠視。

參賽想求勝,乃人之常情,有別於一般學科,機器人教育無法以紙筆考試檢視成效,因此,孩子能否在比賽中得獎,遂成為家長們的驗收指標,若選手以親手製作、編程的機器人,取得佳績,自然值得肯定;荒謬的是,為了創造得獎績效,買現成強力機種參賽、由他人代寫程式,竟成求勝的「必要之惡」。

學生有無製作機器人、撰寫程式的真功夫,沒人在意;能得獎,拿到教育部認可、有助升學的獎狀,就是贏家。家長急於驗收、求速成的教育文化,造就了同質化的結果,賽場上,選手們的參賽機器人,經常「清一色」,都是同款套裝機,連外觀都不願花心思打理。

▲台灣機器人競賽,常見場上「清一色」是同款機型,偶有「自創款」(紅圈處),反而突兀。(圖/讀者提供)

機器人教育的初衷,是鼓勵學生發揮「動手做」的精神,培養邏輯與創意,以甫落幕的「EIE 機械人中學生挑戰賽:大中華區邀請賽」為例,主辦單位香港理工大學將參賽隊伍「集中管理」,發給相同材料、零件,要求選手們「從零到有」做出參賽機器人,之後再上場較勁,考驗「動手做」的真本事。

在日本,歷史最悠久的機器人格鬥賽 ROBO-ONE,也力倡原創精神,上百支參賽隊伍,幾乎看不到兩台相同的機器人,從裡到外,都是選手「動手做」的心血,比起買強力機種取巧求勝,日本選手更看重職人精神,憑真本事得獎,這種態度,提供了產業發展,最有力的支撐,無怪乎日本能夠成為機器人大國。

機器人教育所造就的,如果是同質化思考、取巧求勝的價值觀,便失去了創客、自造意義,縱使獲得琳瑯滿目的獎盃,也不代表有實實在在的真功夫,遑論培養人才、促進產業發展,一味求速成,最終恐成「呷緊弄破碗」。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