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華隊被法國逆轉好嘔 台灣推廣「數據棒球」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評/中華隊被法國逆轉好嘔 台灣推廣「數據棒球」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中華隊昨日(20號)打了八局好球,可惜在九局下半功虧一簣。(圖/翻攝自台北世大運官網)

文/侯冠州(《智慧機器人網》記者)

昨日台灣與法國之戰,原本勝利在望,但九局下二出局後的「再見失誤」,想必讓許多球迷心痛不已。這場敗仗,雖還不至於讓台灣慘遭淘汰,但也讓許多民眾意識到,在這「大數據」、「高科技」的時代,台灣棒球,是否該有所改變?而這改變,便是應先在球場中導入「Trackman」系統,開始「數據」棒球。

▲昨日台法之戰,再見失誤讓法國隊逆轉獲勝。(圖/翻攝自台北世大運官網)

高性能彈道軌跡量測器「TrackMan」,是以都卜勒雷達(Doppler radar)為基礎的彈道追蹤系統,涵蓋範圍從投手丘到打擊區,可針對投手和打者送出的球,測量其迴轉速、角度、方位和距離(垂直和水平位移等)。

過去,Trackman 多用在高爾夫球上,直到於 2009 年才獲美國職棒大聯盟採用。目前大聯盟除採用 Trackman 之外,也結合另一套高速攝影系統「ChyronHego」;由 Trackman 偵測球、ChyronHego 偵測球員動作,兩套系統並稱「Statcast」,可從攻守兩方雙管齊下,將整個球場 3D 重建,已是現今大聯盟 30 支球隊主場的必要配備。

▲TrackMan 原本用於高爾夫上。(影片/取自 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至於日本,雖然慢了大聯盟幾年,但各球團也陸續導入這套系統,像是巨人隊早於 2016 年年底,針對一軍主場東京巨蛋及二軍基地「讀賣巨人球場」,配置「TrackMan」。

那麼,台灣呢?事實上,台灣於一年前也引進了 TrackMan;但,全台就只有「一套」,安裝在台中棒球場(且非職棒專用場地)。然而,TrackMan 並非由各球團自行導入,而是在台灣體大運動資訊與傳播學系副教授黃致豪努力之下才引進。

黃致豪於接受媒體專訪時指出,2014 年,帶台體大學生到小聯盟實習,是他引進 TrackMan 的契機。當時他見識了印地安人球團的資訊系統後,回國便決定聯絡美國東岸的 Trackman公司,前後透過 E-mail 通信快一年,終於說服對方派工程師到台灣,將 Trackman 系統安裝在台中棒球場。

▲台中棒球場引進全台唯一一套 TrackMan。(圖/翻攝自 CPBL 官網)

台中棒球場並非職棒專用場地,但像是甲組春季聯賽和各類盃賽,或是亞洲青棒錦標賽和台日高中棒球菁英對抗賽等,都會在這舉行。所以,近一年下來,Trackman 記錄了許多一線球員的投打數據。

據悉,Trackman 把收集來的數據全部存到雲端,累積成大數據後,分析師可根據所取得的資料,先行觀察投球機制是否產生問題;而未來球投出來,也可立刻算出被打成安打的機率,進一步比較打者和投手表現。

然而,台灣要導入類似「Trackman」的高科技設備,卻困難重重;不論是基層或是職棒,最主要原因,仍是受限於市場環境因素及經費。黃致豪說,「 Trackman 只租不賣,但其一次簽三年的租金,還是超過台灣體大棒球隊一整年的經費,仍需要向體育署爭取經費,不然學校球隊不可能負擔得起。」

▲台灣職棒球場(圖為天母棒球場)於導入 TrackMan 的進程上,困難重重。(圖/翻攝自 CPBL 官網)

新科技、新觀念來到台灣卻無用武之地,背後還是脫不了整個運動生態體系和市場環境問題。Trackman 在日本職棒與美國大聯盟皆早已導入,台灣的職棒球場卻一套都沒有。選手無法跟隨世界的科技腳步,知彼知己,讓實力更上一層樓,才凸顯每次到國際賽時,台灣的差距似乎跟別國越來越大;不僅追不到實力強大的棒球國家,甚至逐漸被原本落後的國家超越。

昨日的台法之戰,或許「人為」是主要的輸球因素,但要提升台灣整體棒球實力,除了選手須持續精進技術之外;整體市場環境的改變,也是關鍵因素。若市場競爭力不夠,缺乏再進步的動力,不管導入多頂尖的科技,仍難有發展的空間;當差距越來越大時,「雖敗猶榮」就只能成一種自我安慰的口號。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