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他在身上植入 5 個晶片 揮手就可登入電腦、發動機車,還能開槍

影/他在身上植入 5 個晶片 揮手就可登入電腦、發動機車,還能開槍

▲ Amal Graafstra 晶片植入到手腕,揮手就能登錄電腦、啟動摩托車、發射智能槍、解密文件密碼。(圖/翻攝自每日郵報,下同)

編譯張岑宇╱綜合外電報導

西雅圖的業餘生物駭客阿馬爾格拉夫斯特拉(Amal Graafstra),將無線晶片植入他的皮膚內,這些晶片能夠進入房子的門禁系統、登錄電腦、發動摩托車,甚至操縱只有他才能啟動的改造智慧手槍,宛如動畫中的生化人!

 根據《每日郵報》報導,植入晶片的靈感來自於寵物身體就是用植入晶片的方式來做辨認,他提到「考慮到寵物脖子上帶的目標識別 RFID 晶片之後,我就意識到可以用一個帶有控制系統的類似晶片來開門,讓我只要揮手就可以開門,所以我打電話給製造商,最終發現了適合植入的晶片。」

 微型晶片是採用「雷達頻率識別技術」(RFID),透過無線電波與被貼標籤的物體之間進行無線通信。格拉夫斯特拉手中植入的 RFID 晶片,能夠對在家門和汽車上的標籤進行無線識別,只要他把手靠近,門就開了。 

▲阿馬爾格拉夫斯特拉(Amal Graafstra)在身上植入5個晶片。(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格拉夫斯特拉於 2013 年在地下室建立了生物駭客公司 Dangerous Things ,在那裡他製造了這款可植入的套件,並已經在全球發售,格拉夫斯特拉手植 RFID 晶片,任何人都可以在全球購買到這款植入套件。此外,他還特地改造了一把槍,這把槍只能由他植入的晶片啟動。 

由於2005年時他還是一家醫療診所的 IT 顧問,每次離開大樓只能走緊急逃生門,但是門一旦關上就會自動鎖上,無法打開。他每天都需要進出好多次,有時候還會把鑰匙忘在裡面。被鎖在外面之後只能等保全來開門,有時一等就是幾個小時。 

他向《每日郵報》表示,「這讓我覺得需要插鑰匙才能進去的門實在太復古。我只是希望我的門能夠認得我,讓我進去。」

因有感於時常被鎖在外面的不便,所以他下定決心,在 2015 年做了第一次植入晶片手術,是由以前工作時認識的專業醫生幫他完成,他表示,當時沒特別花什麼心力就得到了醫生的許可。

 這些醫生是格拉夫斯特拉的客戶,理解他是一個正常人,所以只是在做手術前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像是「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了解它的安全性嗎?」醫生們相信他是做過術前諮詢與研究的。

▲Amal Graafstra在 TED 演講講述自己植入晶片的經過。(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植入後,多數情況下都會使用晶片來操控感應物品,比如進入房子、車庫、辦公室、登錄電腦、啟動摩托車等,甚至包括啟動一把只有他能開的智慧手槍。」

除此之外,他所成立的 Dangerous Things 網站,專門銷售的 RFID 植入套件包括預裝有 xNT 晶片的無菌注射器和傷口護理紗布,他們有提供建議希望客戶尋找專業人士合作完成,但是用注射器植入也沒什麼問題。

華盛頓州規定有穿孔許可證者才能收取服務費,但由於 Dangerous Things 免費移植,所以並不算是真正的穿孔業務,因此也就不需要許可證了。

Dangerous Things 網站所販售的植入物會以預裝無菌注射物出售,會被注入到食指和拇指掌骨之間的虎口中央。Dangerous Things 網站提到,植入過程感覺像被蜜蜂叮,會感覺到一點痛苦,被植入者會感受到身體像是穿孔般的難受。

他表示,「一開始針頭會刺穿皮膚,所以會有輕微刺痛感,針頭進入之後就會好多了。」植入晶片後可能會有一些瘀傷和腫脹,傷口會在五到十分鐘後止血然後結痂。

格拉夫斯特拉向《每日郵報》表示,「我只是和其他人一樣,想要變的更堅強、優秀、更加靈活與強壯。」他強調「人類總是努力推動事物前進,也增強了自身的實力。而我可以將技術集成到身體里,並以此增強我的人類屬性。」

值得一提的是,格拉夫斯特拉先生目前手中有五顆植入物。 他曾經在他的皮膚上植入一塊磁鐵,感受到電磁輻射,但是由於它開始出現失敗的跡象,所以就把它刪除了。  

他最近有一項正在發展的植入物新計畫叫做「VivoKey」(以前稱為 UKI)。VivoKey 能夠讓人們在身體內攜帶加密鑰匙,而不用需要額外的設備,能夠讓開發人員研發進行安全支付的功能。格拉夫斯特拉表示,VivoKey 是類似一個非常小型的安全電腦,UKI 則是專門提供付款和轉賬功能,能夠讓人出門不用帶一般的鑰匙和錢包。 

不過公司也承諾會遵守道德底線,並在此基礎上實現人類的「半自動」功能。他強調,「Dangerous Things 有底線,我們的宗旨是我們相信生物駭客才是人類進化的下一個形式或階段。」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