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影/71歲瘋狂藝術家在手上植入第3隻耳朵 還放入晶片連接WiFi

【限】影/71歲瘋狂藝術家在手上植入第3隻耳朵 還放入晶片連接WiFi

▲澳洲藝術家Stelarc秀出手上的「第三隻耳朵」。(圖/翻攝自medinart)

編譯張岑宇/綜合外電報導

澳洲一名71歲瘋狂藝術家 Stelios Arcadiou,利用幹細胞培植技術,在實驗室種出「第 3 隻耳朵」並植入他的左手臂,甚至還讓它連接WiFi,試圖透過網路,聽見來自全世界的聲音。

▲植入第三隻耳朵的手術過程。(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據英國《鏡報》報導,Stelios Arcadiou又名「怪胎史泰拉克」( oddball Stelarc ),現在也是澳洲科廷大學( Curtin University )的教授。透過利用身體互動現場表演的方式,使他成為著名的行為藝術家。他的作品結合了修復學、機器學、生物技術、藥理學等,橫跨多種領域。

 

Stelios Arcadiou 出生於西亞的賽普勒斯島,後來搬到了澳洲後改名為史泰拉克(Stelarc),在墨爾本學習藝術,他擅長使用義肢、機器人、虛擬現實、網路和生物技術來增強人體,積極在表演中開拓人體更多功能,讓人體成為不斷進化的體系。

 

Stelarc表示,他其實早在 1996 年就有長「第 3 隻耳」的構想,並拜託科學團隊利用他的人體組織打造這隻耳朵。但由於臉部神經複雜,手術太危險,後來才改將耳朵植在左前臂內側。 

 

Stelarc之後找到美國的醫療團隊為他進行手術,最初醫療團隊只打算為他植入晶片,但 Stelarc 後來宣稱要利用幹細胞技術,讓這隻「耳朵」變得更立體,而且能夠連結無線網路。 

▲藝術家解說第三隻耳朵創作過程與由來。(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現在 Stelarc 的左手臂上的「第 3 隻耳」,只要連上網路,這隻耳朵就能聽見來自全世界人們的聲音,別人也能聽到來自他的聲音,「無論你我身在何處,你可以想像我從這隻耳朵聽到來自紐約的交談或音樂會聲音,想像在同時間內所產生的影像」。

 

報導指出,耳朵以後可能會安裝全球定位系統( GPS ),人們可以在網上追蹤史泰拉克的「第 3 隻耳」。 

澳洲媒體《九頻道》的《 Today Show 》訪問 Stelarc 教授時,他表示,一組醫療團隊把生物聚合體架構成耳朵的形狀,經過 6 個月的時間,耳朵的周圍就長出細胞和血管。他表示,耳朵有一部分是透過手術構建成的,另一部分就是細胞長成的。

▲ Stelarc 與 Nina Sellars 合作開發的抽脂計畫。 

除了在手臂上長出人工耳朵外,他還曾以他的肉身做過許多瘋狂的藝術,包括用鉤子穿過皮膚把自己懸空倒掛,還有在身上安裝電極,讓觀眾上網遙控電極,以及與女藝術家妮娜謝勒斯(Nina Sellars)分別進行抽脂手術,將抽出的脂肪放入巨型攪拌器展出。

 

據英國《 perthnow 》報導,他從小和父母是典型的後代移民。爸爸沒有受過教育,職業是計程車司機,也當過機械師和建築師。 Stelarc 在從小後院忙著和他的兩個兄弟一起玩澳洲板球,而他的雙胞胎姐妹則會在一旁看著。他表示「我從小是個很正常的孩子,沒有做什麼壞事。」 

長大後他有個模糊的念頭想當藝術家,於是他就在墨爾本大學註冊建築學院,最後才選視覺藝術。入學後沒多久很快地就發現對傳統繪畫、雕塑和陶瓷沒興趣。在學校時曾被警告要是在做不符合正常課程要求的事情,只能去別地方。特立獨行的他把注意力轉向「能夠改變雙眼認知狀態的頭盔和護目鏡」上。

 

那時,「我意識到,我們人類只觀察到電磁波譜(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 上的有限部分。蝙蝠和海豚使用超聲波導航,狗只能看到黑白兩色,蛇感覺到紅外線。我想如果我改變身體結構,也許會調整我對世界的認知。」

 

他曾在日本生活19年見證最新科技,之後再回到澳洲,決定成為一名全職藝術家。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許多優秀作品讓他在 2010 年贏得了著名的電子藝術混合動力技術獎,甚至 2005 年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關於他作品的書。

Stelarc向來以「人體已過時」為信念,他不斷在表演之中開拓人體各種可能,一直進行許多瘋狂的挑戰,讓人體成為不斷進化的體系。他最著名的表演之一,是用鉤子扎進皮膚,赤裸懸掛空中,他稱之為「冷漠姿態」。

▲藝術家將自己的肉體懸掛在鐵鉤上。(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Stelarc用了多年的時間,把身體和機器的分界模糊化。在2013年接受《 Motherboard 》訪問時,史泰拉克談及他的事業與工作,他表示,每個人對手臂上的耳朵有不同的反應,有人覺得著迷,也有人覺得恐懼。 

Stelarc接受《 ABC 新聞》訪問時表示,這隻耳朵並非為他而做,而是希望它能幫助到有需要的人。他表示,「對我來說,我並不需要它,因為我已有兩隻聽力良好的耳朵,但我希望它能幫助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 

他表示,「我希望人們有好奇心,能積極去了解身體到底是什麼東西,而肉體右是如何在這個世界上運作。我們是否有必要依照中世紀所理解的自我、靈魂或心靈來運作,或事實上我們並不需要這些也能運作?」

熱門標籤

留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