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享受失敗! 他創造廢柴機器人大賽,玩遍25個國家

影/享受失敗! 他創造廢柴機器人大賽,玩遍25個國家
▲Hebocon大賽以「低技術」聞名。(圖/翻攝自Hebocon大賽官方專頁)

記者侯冠州/綜合報導

想像一下,一台破爛的機器人,跟另一台破爛機器人展開對決,會發生甚麼事?這是日本著名的「Hebocon機器人大賽」常出現的場景。這個比賽,不是要讓你大秀高科技,而是要參賽者徹底發揮「廢柴」精神!創辦人石川大樹說,Hebocon的理念就是「享受失敗」,去體會無法順利運作的樂趣。

▲第一屆Hebocon大賽影片。(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敬請見諒。)

Hebo可翻譯成「質量差、能力差」,或簡稱為「笨蛋」;con代表比賽,把它們放在一起,就是笨蛋機器人比賽。為了防止高科技機器人,Hebocon 還有一條特別的規則,叫做「高科技懲罰」,如果科技太強,就會被扣分!而主辦方還會設置「最低技術獎」。從第1屆起,Hebocon大賽已在世界25個國家召開,甚至還在2016年舉辦世界錦標賽!

▲2016 Hebocon世界錦標賽影片。(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敬請見諒。)

Hebocon的比賽內容非常簡單,採用相撲規則,機器人摔倒或掉出場外就算輸了。若是機器人能力太弱,出現雙方都根本無法給對手形成攻擊力的情況,那麼在指定時間裡,誰在場內運動距離最遠,誰就獲勝。

那麼,究竟是甚麼樣的因緣際會,會讓創辦人石川大樹想舉辦這麼「廢」的機器人比賽呢?石川大樹於《Make:Taiwan》的投稿內容中說明,其實原因很簡單,就只是自己喜歡無用的工作和失敗作而已。

▲因為喜歡無用的東西,石川大樹(前排中間)創辦Hebocon大賽。(圖/翻攝自Hebocon大賽官方專頁)

事實上,石川大樹的本行是Daily Portal Z書籍網站的編輯(廢柴機器人大戰也被定位為Daily Portal Z的活動),而每天擔任書籍網站的編輯,偶而會收到青澀的原稿(手工製品)。

石川大樹說,這些青澀的手工製品不會刊登在另一個「Make網站」上,但在我管理的Daily Portal Z上卻經常出現,他喜歡這樣的題材。因為做得不好的手工製品是有趣的。觀察作品之後,就會隱約看出製作者草草了事、妥協和放棄的地方。

換句話說,身為製作者及人類的軟弱就保存在內。成果糟糕的手工製品本身就是一場戲,一種文學。

然而,出現在世界上的作品幾乎都是「做得很好的東西」。這是因為通常做不好的東西沒有發表的價值。於是,石川大樹想,若只想看做得不好的東西,並只收集這樣的作品,召開廢柴版Maker Faire展覽會,那會怎麼樣呢?

可惜的是,這項計畫並沒有順利實行。石川大樹說,原因很簡單,因為所有人都扔掉了失敗作品,連想要展示的念頭都沒有。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又想到了一項概念,那就是「專為低技術能力者舉行的機器人大賽」。

▲Hebocon大賽常出現令人捧腹大笑的機器人。(圖/翻攝自Hebocon大賽官方專頁)

於是,「Hebocon機器人大賽」就此誕生。石川大樹戲稱,這是一種胸無大志的活動,因為這比賽是召集沒有製作機器人技術的人,硬生生地讓他們各自帶來的「自稱機器人」對打為樂,假如帶先進的機器人過來,反而會遭到懲罰。而比賽要求參加者具備的資質是笨手笨腳、沒毅力和沒集中力;獲得表揚的不是比賽的贏家,是帶了廢柴機器人的人。

▲第一屆Hebocon大賽熱門選手,就只是在兩台四驅車上黏上一片紙板。(圖/翻攝自Youtube)

▲還有人用情趣按摩棒作為機器人的移動動力。(圖/翻攝自Youtube)

如今,廢柴機器人大戰已經遍及25個以上的國家,由志願者經手舉辦的大賽有60場以上。亞洲、北美洲、南美洲、歐洲及澳洲都創下實際舉辦的記錄,尚未登陸的大陸就只有非洲大陸,儼然已成為一大運動。

石川大樹認為,對那些沒有自己製造東西的人而言,要踏出第一步去嘗試是件很難的事。但若是有像這樣認可那些「製作粗糙」的比賽在的話,初學者也能隨時參加。

在Hebocon機器人大戰中,不論年紀或技術,任何人都能夠一起來享受樂趣。這就是為何能讓任何人不會害怕地勇於來挑戰、嘗試;石川大樹最後說,難道不覺得這樣的價值觀會為我們的人生帶來勇氣嗎?

▲Hebocon大賽已遍及各個國家。(圖/翻攝自Hebocon大賽官方專頁)

留言

延伸閱讀